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第00014期>>>第5版
吴文福的36年坚守与开拓
专注研发成就“猪瘟克星”,推动国内疫苗以1.0向3.0版本飞跃

发布者: 本版文/钟飞兴   发布日期:2018/11/22 9:49:00   文章浏览数:195

吴文福在操作实验


业精于勤




      2018年的一天,经过大半年的层层筛选,首届“黄埔工匠”(2017年度)评选结果公布。来自广东永顺生物制药有限公司(下称“永顺生物”)的吴文福榜上有名。几个小时后,公司上下都沸腾了。

      根据区“人才美玉10条”政策,包括吴文福在内的10名“黄埔工匠”,每人获政府奖励60万元。
      很快,吴文福便拿到了沉甸甸的奖金。
      与吴文福相熟的一位华南农业大学教授,在知晓他获奖后,大赞“黄埔工匠”是我区的“小诺贝尔奖”。
      吴文福的获奖,也让部分不了解他的外行人士感到诧异:“60万元大奖颁给了一个养猪户?”
      其实,低调的吴文福并不是“养猪户”,而是“猪瘟克星”——国内猪瘟疫苗研究领域的专家。
      1982年,吴文福进入广东生物药厂(永顺生物前身),1988年开始主持猪瘟疫苗的研发、生产,在国际上率先采用传代细胞生产猪瘟、伪狂犬病活疫苗,解决了疫苗生产工艺关键技术难题,填补了国内空白。36年来,吴文福见证和促进了猪瘟疫苗从1.0到3.0版本的飞跃。
      其实,这并非吴文福和他所在公司第一次获得我区的奖励。
      早在2008年,吴文福就作为区首批“科技骨干人才”之一,连续拿了两届人才补贴。“公司原来所在地对企业和人才的补贴力度没有开发区大。”
      现在,吴文福对于奖金已看淡:“做研发的时候,没有想到去拿奖。”但他也认可这种高奖励激励机制。“奖励,对研发团队以及研发项目的稳定性,具有正向激励作用。”

      对于目前正在进行的第二届“黄埔工匠”(2018年度)评选活动,吴文福说,有了第一届的带动效应,第二届参选者可能会翻倍。“毕竟‘黄埔工匠’的含金量是全国最高的,相信会涌现更多的行业佼佼者。”



行业现状  猪瘟凶猛 疫苗质量良莠不齐


      生猪,人们日常肉品来源之一,需求大且刚性。
      但猪易受病毒感染。随着我国养猪业的快速发展,猪免疫抑制病愈加严重,猪瘟开始散发流行,对猪场形成巨大威胁。
而疫苗作为防控猪瘟的武器,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没有接种疫苗的猪,容易发病,死亡率高达90%,同时也会影响动物增重和生长。猪链球菌还会引发人畜患病。”
      吴文福介绍,自1954年成功研发猪瘟兔化弱毒疫苗(C株)以来,我国猪瘟得到了有效防控,但还存在地方性散发的情况。
      对猪场来说,如何评价猪瘟苗保护效果?吴文福介绍,主要看抗体水平,免疫后1个月进行检测,如果抗体水平合格,基本可以说明疫苗有保护力。其次,猪场可以观察猪群状态是否稳定,健康水平、生产性能如何,如果处于稳定状态,也可以说明免疫效果较好。
      吴文福强调,虽然猪瘟病毒只对猪有致病性,相对容易控制,但疫苗不是万能的,只是重要的手段。用疫苗时,需要随时猪的监控抗体水平。
      “打了疫苗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吗?理论上是,实际不然。”吴文福解释,虽说猪瘟是一种通过疫苗免疫就能很好控制的疫病,但很多时候问题往往就出在疫苗本身,这与猪瘟疫苗的工艺及生产标准有很大的关系。
     吴文福介绍,当前市场上猪瘟疫苗产品众多,但质量参差不齐,最直接的问题是疫苗批次间的稳定性差。通过检测得到的数据显示,同一个厂家的疫苗批次间,抗原含量可能相差100倍,这使得养猪户不知道到底该打几份疫苗。他们发现,打了相同的剂量,这次的效果很好,下一次的效果却可能很差。
     一些大的猪场可以与厂家合作,获取通过检测的同批次疫苗,以保证该猪场使用的猪瘟疫苗的稳定性,但对众多中小猪场而言,批次产品质量只好“听天由命”。
     吴文福表示,永顺生物及中国兽医药品监察所(下称“中监所”)做了大量的免疫攻毒试验,结果显示猪瘟免疫保护期可达1年以上。但猪场的实际情况比较复杂,存在其它疫病或管理缺陷,对猪只的保护效果不一定有实验室里的效果那么理想,同时想要猪群抗体水平达到均一稳定水平,一年需要进行2-3次免疫。


挑起大梁  从兽医转战猪瘟疫苗研发


     在成为猪瘟疫苗研究领域“大神”之前,吴文福是兽医。
     1982年,毕业于仲恺农业工程学院兽医专业的吴文福,被分配进入广东省生物药厂的实验动物场。
     “刚开始做动物实验时会涉及猪瘟实验。”这是吴文福第一次接触到猪瘟疫苗。
     随着猪瘟班组的扩大,公司技术人员稀缺,吴文福被安排到了猪瘟疫苗的中检环节,并在一年多后当上了猪瘟疫苗班班长,开始主持和参与猪瘟疫苗的生产工作。
     当时公司的生产量并不大。“工人们基本是上午完成任务,下午就离开了,有些工作时间短、头脑灵活的还会出去兼职”。
     但吴文福心里却“装”着不少“额外”的活。“作为班长,有些工作还是要多承担的,比如有时生产计划调整,要从冷库里挑好细胞病毒,第二天让配苗组拿去配苗,下班后就得自己去完成。而且我是新人,没事就会去实验室做实验。”
     1998年,吴文福升任车间副主任,从疫苗生产转战菌苗研发。
     彼时,作为“拳头产品”的猪瘟疫苗分由他人负责生产,却在两年后出现了质量不稳定的状况。
      “当时的厂长找到我说,猪瘟疫苗已经几个月没有产出了,让我回生产部帮忙解决一下。”耗时两个多月,吴文福让疫苗生产线成功恢复运转。但在接下来的四年里,猪瘟疫苗接连两次出现生产问题,吴文福又被找去解决问题。
      “除了一些技术问题,最主要的还是生产人员工作粗心。我时常对同事说,做生产研发,每个环节都要做到百分之百,产品才能合格。因为生物制品是没有次品的,只有合格与不合格之分。如果有一个环节出差错,最后的结果就是错的。”
      看到吴文福的确“有两把刷子”,公司正式任命他为猪瘟项目专门负责人。此后,从研发、生产、质检到销售的整个流程的技术问题,他全权负责,工作量也越来越重。
     之后,中监所在江西南昌组织全国各地的疫苗生产厂家召开猪瘟疫苗工作会议,吴文福和团队也带着实验报告去了。
     听取了他们的实验汇报,“中监所的领导说,广东的这些实验成果做得还是挺好的”。吴文福回忆,他们应中监所要求提交了一批实验报告,其中有三份成为了行业规程的修改依据。这让吴文福备受鼓舞,更加专注于寻求技术上的突破。


执着研发  “攻毒之旅”引爆行业


      吴文福介绍,一种新兽药的申报,必须做免疫攻毒试验,这是最经典客观的评价疫苗效果的方法。
      2006年,公司要对新研发的ST猪瘟苗进行测评,吴文福担负起了免疫攻毒试验的重任。
      “每天一大早进到猪舍,先给几十头百来斤的猪清理排泄物,然后喂食、测量体温、注射疫苗或病毒液、观察。如果猪死了还要亲自动手解剖,看看是什么原因,之后再通过高温无害化处理杀死病毒。”
     吴文福介绍,由于猪瘟是一类传染病,要做好生物安全防护防止散毒。
     “一旦扩散出去,污染了疫苗或导致其他猪场生猪发病死亡,后果都不堪设想。公司对此要求非常严格,不敢请外人帮忙,每天进出猪舍我都要全身清洗、消毒、换衣服。”
     大概一个月后,第一批次实验完成,成果十分喜人。“注射了疫苗的猪全都没事,不仅没死,还没有任何体温反应。”
     当时国内爆发“生猪蓝耳病”,猪肉价格大幅上涨,‘蓝耳病’被列入国家强制免疫范围。“公司就让我们整理ST猪瘟苗的实验材料,上报申请专利和农业部新兽药注册与生产批文”。他说。
     早期的猪瘟疫苗生产采用传统的转瓶工艺,“容器容量小,一个仅1.5升,还无法自动调节PH值。”2008年,吴文福尝试打破这一瓶颈。
     作为永顺生物的技术研发代表,他与提供小反应器的台湾厂商技术人员开始了“用生物反应器培养ST细胞与猪瘟病毒”实验。
     过程中他们发现,培养液的PH值很容易变酸。“由于小型反应器没有自动控制功能,需要手动调试PH值,我们就每两个小时调一次,晚上也不能停。”于是,他们索性住在了实验室里,“到了晚上就直接穿着工作服在里面休息”。
     一周后,实验结果出来了。
     “很成功,反应器培养的细胞不仅能良好生长,而且还很稳定,培养病毒效价高,产量是同体积转瓶的20倍。”
     吴文福感慨,这是他主持疫苗研发以来最开心的一次收获。
     这项成果打破了国内利用生物反应器培养传代细胞生产猪瘟和伪狂犬病活疫苗的研究空白,获得国家发明专利5项,其中1项获得中国专利优秀奖、中华农业科技一等奖和广东省农业技术推广奖二等奖。
     同样在2008年,永顺生物ST猪瘟苗纳入政府统一招标采购计划;2012年,永顺生物获得国家新兽药证书、兽药产品生产批文;而该公司建立的免疫程序,自2010年起就获农业部在“猪瘟疫苗免疫方案”中推荐使用;永顺生物还被列为国家指定的9家禽流感疫苗生产企业之一。
     这项成果所产生的经济效益十分惊人。据吴文福透露,该技术转让给了国内18家生产企业,首期转让费高达1.44亿元,后期技术转让费则按年销售额的5%提取。永顺生物生产的猪瘟疫苗销售量占全国猪瘟疫苗市场份额的1/4以上。在动物疫苗市场,尤其是猪瘟疫苗行业,永顺生物一跃成为龙头企业。
     凭借在猪瘟疫苗研究领域的突出贡献,吴文福及其研发团队,获公司重奖200万元,吴文福还被授予我区首批“科技骨干人才”称号。


匠心坚守  婉拒高薪挖角 专注人才培养


     随着吴文福在猪瘟疫苗领域声名鹊起,一些猎头公司找到了他。
     吴文福提到,曾有同行企业挖角,“工资待遇是原来的一倍”,但吴文福不为所动,婉言拒绝了。
     “对公司有几十年的感情,有的工作没有完成,不能一走了之,否则是很不负责任的。另外换个地方,对不同的企业文化,也有一定的适应期。”吴文福说,“钱是赚不完的,快乐开心最重要,我现在乐在其中。”
     吴文福坦言,当年待遇确实很低,能够坚持下来的寥寥无几。“猪瘟防控关系千万个家庭的餐桌食品安全,能从事这项工作,本身就有很大的成就感。”
     正是这种神圣的使命感,让吴文福在永顺生物一干就是36年。“做研发的人需要耐得住寂寞,沉得住气,因为研发是一个从无到有、从不好到好的研究过程。切忌急功利近,制造业尤为需要工匠精神。”
     近年来,为了避免猪瘟研发人才断层,公司特别强调了猪瘟项目组的招人标准。吴文福不遗余力传授自己积累了半辈子的经验。
“以前公司招人到猪瘟项目组的都必须是研究生以上,这两年才松了口招收本科生。”在吴文福看来,学历固然重要,但人才培养应该有层次。
      “有理论基础是好事,但生产行业更看重实际操作,肯动手才能更快上手。最好是研究生、本科生、专科生各层次人才都具备,这样更有利于团队分工、优势互补。”
     由于公司技术转让,吴文福每年都要不定期地对生产、检验、研发人员进行技术知识和实操培训。
     2012年以来,他先后组织受让企业相关人员进行生产检验技术集中培训,以及到受让企业进行技术知识和实操培训超过30场次、1200人次,为受让企业顺利生产出优质疫苗打下坚实基础。
     不管对内对外,吴文福都倾心相授。“我是相对不保留的,只要公司认为可以教的我都会教,因为留着也没用。社会是不断发展的,你是哪个时代的人,就该做哪个时代的事。”
     对于人才奖励政策,吴文福也不忘建言,认为政府的激励机制,要有适当的梯度。“根据不同层次的人才,有不同的奖励层次,这样才有利于人才的丰富性、多元化,不会出现断层。”
     尽管离退休还剩两年,吴文福依旧对研发满怀激情。他说:“期待下一代的猪瘟疫苗在生猪身上所产生的抗体,与生猪感染野毒所产生的抗体之间区分开。猪瘟防疫好了,生猪没病了,就不需要再给生猪注射那些对人体有害的抗生素等化学药物。”


编辑部地址:广州市黄埔区水西路12号执法综合大楼B栋208室
传真:020-82111783 Email:cydb@gdd.gov.cn   邮编:510730
系统制作与维护:广州宏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