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第00030期>>>第7版
爷爷的1976

发布者:◎ 王又锋(特约撰稿人)   发布日期:2019/1/22 9:38:00   文章浏览数:53
      一向康健的爷爷,突然病重入院。想起以前他爽朗的笑容和讲不完的故事,我悲痛万分。
      从小爷爷最疼我了,亲友买给他的东西,八成进了我的肚子。爷爷还给我讲很多英雄故事,苏武牧羊、桃园三结义、薛仁贵征东、杨家将……他自己的事,却没提过。我只知道他是老军人,扛枪打过仗,后来转业在开滦矿上,做过小领导。退休后和我们一起住在唐山市区。
       正在我胡思乱想时,病房里一下子涌进来七八个人,有男有女,都上了年纪。
       他们都是矿上的老人,听说爷爷病重入院,商量好了一块过来看望。打头的是一位头发灰白的大爷,询问了爷爷的病情,对父亲说他们商量好了,从今天起,每天会来一个人帮忙照顾。
       父亲听了,连忙说使不得、使不得,你们能来看,我们已经很感激了。
       大爷直摇头,什么使不得,别说照看,就是让砸锅卖铁给老贾治病,我们也使得!
       看着父亲惊讶的表情,大爷问,你父亲没说过我们的事?
       父亲摇头问,你们什么事。
       大爷叹了口气,唉,这个老贾,居然把这么大的事闷在肚子里。
       于是,大爷向我们讲述了42年前的往事。
       1976年7月27日,这天晚上,老贾组织矿上机关干部、井上工人和采煤工人,到400多米的井下参加铁溜槽、铁棚子、废旧电缆清理回收的义务劳动。老贾虽是副矿长,但也和大家一起干活。为何要在晚上回收材料,为了不影响井下的原煤生产。
       那晚的材料回收量很大,大家干劲很足。从晚上7点下井,一直干到28日凌晨3点。活干得差不多了,人也累了,老贾招呼大家收工,往掌子面(采煤工作面)上走。人汇集得差不多了,掌子面突然猛烈晃动起来,人都站不住,东倒西歪。顶板上的煤面和矸子块稀里哗啦地往下掉,电停了、风也停了,井下一片漆暗嘈杂。
       一开始,大家以为是掌子面垮了,留神后就发现没垮。不知谁喊了一声“地震了”。片刻寂静后,顿时炸了锅,大家乱作一团。
       正在大家惊慌失措时,老贾大喊:“同志们,安静!都听我说,是地震了,但我们不要乱。都原地待命,我先联系下井上。”
       老贾跑到不远处的磁石电话前,接通矿调度室,得知因为强烈地震,全矿断电,主副井提升系统瘫痪,井筒歪了不能走人,井下的人只能通过风井上来。
       这时,几百道光芒打在老贾身上,大家头顶着矿灯不约而同地看向他。
       老贾问,是不是都听他的。大家无不点头。于是,他召集几个班组长,成立临时党支部和撤离指挥部,自任支部书记和总指挥。
       经过紧急讨论,老贾宣布:一、撤离中一切行动听指挥,要团结互助。二、撤退顺序,第一,让外单位到矿上帮忙的人先撤,为什么?因为他们是客人;第二,让井上到井下帮忙的人先撤,为什么?因为他们不懂井下生存技巧;第三,让采煤工人先撤,为什么?因为他们最辛苦;然后是机关党员干部,再后是指挥部,最后是老贾。三、撤离有两个原则,第一,年纪大的一定要有年轻人陪伴;第二,女同志一定要有两个男同志前拉后推,确保一个都不丢下。
       大家对老贾的安排心服口服。从-425米大巷到风井口有十几里的路,巷道昏暗,道路湿滑,又要上陡坡,反正路真不好走。有的女同志,走着走着,腿就软了,被前后的男人推着拉着走。
       外单位的人撤时,打头的拍拍老贾肩膀说,我们撤了,你保重。井上帮助的人撤时,打头的拍拍老贾肩膀说,我们撤了,你保重。采煤工人撤时,打头的拍拍老贾肩膀说,我们撤了,你保重。
       大家都上来了,只剩下老贾。我们出来的人,虽然担心家里,但一个也没走,都在井口守着。突听啪的一声,有东西掉下去了,大家心都凉了,有的妇女开始流泪。过了一会,老贾露出了头,我们一起大叫,老贾上来了!老贾上来了!许多人又是哭又是笑的。
       唐山大地震,20多万人死亡。但我们矿当时1006人在井下,无一人伤亡。
       我暗自祈祷,希望爷爷早点康复,给我好好讲他自己的好故事。

编辑部地址:广州市黄埔区水西路12号执法综合大楼B栋208室
传真:020-82111783 Email:cydb@gdd.gov.cn   邮编:510730
系统制作与维护:广州宏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