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第00031期>>>第7版
冬至已至

发布者:◎ 王国省(区作协)   发布日期:2019/1/24 9:39:00   文章浏览数:71
      天还没那么冷,香雪公园的梅,开得慢条斯理的。懂它的人说,梅是冷梅,天愈冷,梅愈放得开,只有严寒才能衬它一树铮铮傲骨哩。 可天气邪了门地温顺到二十二摄氏度,阳光晴好,犹如仲夏夜之梦。因此,路过香雪公园时,几乎都能听到梅树咬牙切齿的声音。 
      紫荆倒是绽得放肆,沿着伴河路,没心没肺地铺排开去,远远望去像低垂的火烧云。清晨的一阵蒙蒙细雨,硬生生打落一地残红,像是给甬道摊上了一层红地毯。如果黛玉经过,又将忍不住她多愁善感的眼泪吧。 
      走路上了瘾,从小区拎包一路走下去,眼看着晨曦慢慢染红天际。义无反顾地接着朝下走,脑海里瞬间折过几条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路径。可走了不到一小半的路,皮鞋便把脚趾头磨出一个大的血泡。 
      霞开着她的蓝色宝马,突然在我身后冒出来:先生上车吧,差不多就行了。我摆手示意她走。她却丝毫没有要走的样子,又接着试图说服我:上车吧老王同志,到公司的路还远着呢。 
      我有些愠怒,恳请她道,拜托你走吧,别破坏我的徒步健身计划。小车像一团奔跑的蓝色火焰,瞬间远去了。我坐在路边青石板凳上,任汗水蚯蚓一般在粘稠的后背蠕动。 
      海量的冬至祝福信息,鲫鱼般跃动在手机屏幕里,翻滚的饺子、飘香的汤圆,让有些晦暗的天气有了明快的过节色彩。 
      冬至到,年也就快了。 
      我一直在等待故乡落雪的消息,可次次都是失望,一场小雪也是浅尝辄止。亲友们在雾霾中期待天晴,他们在宛若仙境的城乡间游走,打发寂寞无聊的冬日。那些幽灵一般漂浮的霾,给原本肃杀的故乡冬日带去了层层叠叠的悲情色彩。乡亲们长叹一声,然后把自己躲进已成为生活必需品的口罩后。 
      以后每逢冬天躲霾逃难到广州找你,可得欢迎啊。我的中学同学在冬至这天不无艳羡地和我打趣儿。
      我望了望头顶同样灰蒙蒙的四角天空,说好好好。
      冬至徒步,三个小时后才抵达公司,一万四千多步,起码应该有十多公里的样子。两条腿哆哆嗦嗦,实在迈不动了。
      挪移着疲惫的身子在办公室一屁股坐下,才突然发现一直被忽略的黑皮沙发舒服得要死。喝杯水,那种久违的酣畅淋漓啊,味蕾竟能过滤出水中天地之精华,还有平日里那被忽略殆尽的丝丝甘甜。 
      这些天安步当车,感慨颇多。但走路只是生活的一部分而已,还需有更多不停歇的追求。新年将至,刷新对梦想的追求,更能容易承载簇新的希望。
      冬至已至,春亦不远。不言悔,也不认输,就这样活得平平淡淡、不卑不亢、有条不紊,努力让每一串追求的足迹都那么殷实,让每一串创业的故事都那么传奇,也不枉来世一遭吧。

编辑部地址:广州市黄埔区水西路12号执法综合大楼B栋208室
传真:020-82111783 Email:cydb@gdd.gov.cn   邮编:510730
系统制作与维护:广州宏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