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第00033期>>>第7版
离别与重逢

发布者:◎ 万绍山(尚品教育)   发布日期:2019/1/31 9:09:00   文章浏览数:42

| 开栏语 |   岁月清浅如流。回望,默想,可否定格生命中的刹那芳华?



      “车站有两个地方最感人:一个入口,一个出口。一个是不想让你走,一个是等你回来”。春节临近,在外的人儿陆续收拾行囊踏上归程,这句话显得应景而触人心怀。
      其实,现代交通四通八达,通讯联络及时便捷,天涯已然是咫尺。流动也变得频繁,对于离别与相逢,人们已不似往日那般在心底涌起情感的波澜。但是,车站亦或机场的入口、出口,如此具象地昭示着我们每个人都会面临的场景——离别和重逢。并且,这样的场景会在人生中一次次循环切换。在这一次次的离别和重逢中,我们反复体会人生况味。
      中国古诗词中,有许多脍炙人口、深刻隽永的送别诗。其中,当以送别友人的居多。送别友人,缘由各异,或为官异地,或贬谪他乡,或流放蛮荒之地,或戍守边关大漠。“请君试问东流水,别意与之谁短长?”古之离别,似乎更为情意缱绻。也难怪,古代交通极为不便,纵使天涯海角,山高水长,也只能假以舟马。遥寄相思,也只能依托“云中锦书”。甚至再言相逢,已是机会渺渺。就此作别,也可能是永别。所以觥筹交错间,诗人情愫,借酒催发,笔生妙句,无限忧伤,即便豪迈,也当属无奈。
      年少之时,总是看轻离别。毕业那年八月末的一天,简单收拾好行李,我便赶往广州报到。那天早晨,父母精心备了早餐,没有叮咛与絮叨,我感觉就像原来读书返校的日子一样。在临出门的一刻,我才发觉异样,父母躲到房里哭了。一瞬间,我手足无措,又似乎有点不解。
      在热心邻居的宽慰中,我拎包出门,踏上了屋前的公路。在我二十年来的记忆中,这是父母唯一一次没有走出屋外目送我离开。多年以后,我才理解父母。在那个年代,从老家到广州需倒腾几趟车,绿皮火车时速只有60公里左右,又没有电话。对他们来说,千里之外的广州的确是一处遥远的地方。
      二十年来,客居他乡,身心如钟摆,在故乡与异乡间晃荡。每每返程,开车从自家屋场驶上门前的水泥小桥,经小小斜坡右转进入公路,余光里,看到父母茕立目送的身影,我都不敢回头,只觉一阵鼻酸。随自己年岁渐长,父母日渐苍老,这种感觉愈加强烈。的确,“慈母倚门情,游子行路苦”。
      离别诗中,写及父母与子女的诗词不多。耳熟能详的当数孟郊的《游子吟》。“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相较于友人或恋人的别离仪式感,父母与子女的别离往往是无言的,没有“更尽一杯酒”,也没有“执手相看泪眼”。母亲对儿的不舍和牵挂,就在饱含浓情的一针一线里。父母对子女的爱总是行胜于言。每次春节从家里离开时,父母会在前一天将我带的东西一一清点好,父亲更是分门别类,装袋包扎,使之既不占空间,又方便打理。一切井井有条。离别之际,我感觉空气中充斥着满满的离愁别绪的气泡,大家不多言语,似乎多说一句话就会击破空中的气泡。
      这些年,我没有去细数与父母的离别与重逢。我只知道,相较于离别时的沉重,重逢总是充满欣喜。父母会早早地问询归家的日子。母亲会提前将房屋清扫干净,浆洗床单被套晒被子。父亲会提前准备美味的菜肴。当携妻挈女到家,看到父母溢于言表的欣喜,我知道:过年给父母的最好礼物,就是把自己带回家!
      对出门在外的游子来说,重逢与离别之间的日子,就是能陪伴父母的薄如蝉翼的日子。扳指算算,又能有多少天呢?再除去其间呼朋引伴的时间,又还剩多少天呢?所以,我们是否该珍惜每一个归家欢聚的日子呢?
      岁月不居,如流的时光载着我们每个人。不得不接受:终有一天,迎接你回来和目送你离开的父母,终将离你而去。于是,你开始怀念被子里阳光的味道,和那热腾腾的美味菜肴。终至最后,我们自己也成为那个守望者和目送者。如此,在迎来送往间,在离别与重逢中,亲情的接力棒在流转,人生也在轮回。


编辑部地址:广州市黄埔区水西路12号执法综合大楼B栋208室
传真:020-82111783 Email:cydb@gdd.gov.cn   邮编:510730
系统制作与维护:广州宏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