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第00036期>>>第7版
春风如贵客,一到便繁华

发布者:◎ 万绍山(尚品教育)   发布日期:2019/2/19 10:10:00   文章浏览数:103
      家乡在平田如画的江南。小时候,对时令节气并不太懂。当满垄满垄青绿的油菜苗,抖落冬天的霜雪和风尘,开始有零星的小黄花羞怯地探出头,似乎就触摸到了春的气息。
      未过正月十五,如遇到暖暖的天气,阳光温煦,在不经意间,油菜地里星星点点的黄,忽然就恣意铺开。似乎为亲近这满野的油菜花,蜜蜂也开始三三两两“嗡嗡”出动,左叮右闻,这春光里,便有了最早跃动在春天里的精灵。
      家乡的春来得总是如此欢欣,大张旗鼓。一如交响乐的舞台,一阵春风便是急速落下的指挥棒,一瞬间,天地舞台便喧闹起来了。与春光缠绵,空气也似乎变得稀薄透亮。温软的风是情人的呢喃,拂过发梢,抚摸面颊。枝头嫩芽初绽,小草不甘寂寞地拱出一片一片。喑哑数月的鸟雀报复似地欢唱。一切的生灵,蛰伏一冬,都在尽情释放生命的活力。
      农民们最懂“一年之计在于春”,赤足踩在还透着凉气的地里,田间地头便有了他们忙碌的身影。憋在牛栏里吃了一冬枯干稻草的牛,也被牛童牵到了田埂草坡上,贪婪地啃食清新的浅草,偶尔“哞哞”几声,痴望着远方。
      孩子们更是兴奋,迫不及待地褪去笨重的棉袄撒起欢来。阳光下,孩童拿着玻璃瓶,捕捉钻入土墙孔隙的蜜蜂,瓶内蜜蜂“嗡嗡”的抗议声,给孩子们单调的生活带来些许短暂的快乐。
      满田的紫云英,青青翠翠的茎叶一尺来高,小巧的紫色圆形小花如满天繁星,迎风漾漾,确乎是打滚的好地方。调皮的孩童,躺在这密匝厚实的“绿毯”上,天作帷幔地作床,闲看晴空云朵变幻,遥想山外未知的世界,也便悠然了半日闲暇。
      离家多年,极少在春天时节回去了。家乡春景,成了一幅留在记忆中的画。留存的画面,犹如初恋,因时空的疏离而无法走近,也便发酵成了虚幻的美好。
      相较于家乡春天的热烈,广州的春天来得更为含蓄,似戏台上轻巧柔媚女子碎步而过,悄无声息。广州的冬天也有常绿的树、满眼的花,断无家乡的萧瑟景象。正因如此,当春天来临,无非新增几样花色,也便不觉得很明显,所以在不经意间,城市便从冬天滑入了春天。
      如果非要找出广州春天标志的话,当数广州的市花——木棉花。其实,木棉花并非广州独有。但有人说,只有真正看过了广州街头的木棉花,才算见识了木棉花真正的美。
      木棉树树干高大挺立,苍劲粗犷,饱经沧桑,树枝简洁有力。木棉树在不开花的时节,隐于寻常巷陌,并不引人注目。只有开花的时候,才发现在广州街头随处可见,行道上,院子里,高架桥下,古村落旁……木棉树很少成片成林,三五成群都不多见,茕然者居多,有股遗世独立的孤傲气质。
      冬天,木棉树叶落殆尽,春天来临,花也就开了。每朵木棉花有五片花瓣,曲线强劲,花色殷红,似乎积蓄一年的气血就为此刻的傲然怒放。
      木棉花花期不长。“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木棉花别离树端,旋转飘落,“啪”一声落在地下。树下落英纷陈,花不褪色、不萎靡,道别尘世,干脆决绝,犹如烈士英勇赴死,未辱英雄花之威名!
      木棉花开得热烈,谢得壮美。木棉花总能吸引我的目光,我愿为之驻足注目。木棉花入画入镜头,都会极具美感。我见过广绣的木棉花,那真是又美又有意韵的作品呵!
      人们惯于将人的一生也分为四季。那么人之春季当是哪段时光呢?当然是青春年少之时。所以,随年岁渐长,人们不免慨叹:青春易逝,英雄白天,美人迟暮。
      很多时候,年龄是人们喜欢互询的话题。聚会的场合,大家会按年代划分各自是属于哪个年代的人。直到有一天,在一个饭局上,一位80后的青年翘楚淡淡说了一句:没有什么70后、80后,只有落后不落后!当时,我一怔。
      的确,年龄只是数字,不能成为标签。我们见过年纪轻轻,却老气横秋、顽固不化的“老头”。也见过迟暮之年却壮心不已,愿意接受新事物的“老小孩”。所以,关键在心态。枯木尚且能逢春,人生何不几重春呢?
      其实,最美的春景就在你心中,只要你不弃美好的希望,怀抱新的梦想,你就会拥有人生的春天。

编辑部地址:广州市黄埔区水西路12号执法综合大楼B栋208室
传真:020-82111783 Email:cydb@gdd.gov.cn   邮编:510730
系统制作与维护:广州宏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