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第00038期>>>第7版
从《流浪地球》看打通信息交互渠道

发布者:◎ 谷林(区安监局)   发布日期:2019/2/26 10:02:00   文章浏览数:216
      大年初一上映的《流浪地球》,无论是惊人的想象力还是恢宏的画面,无论是影片隐含的深意还是剧情的紧凑,都可以称其为优秀影片,堪称中国科幻电影里程碑。
       影片讲述了在不远的将来,太阳急速衰老膨胀,地球面临被吞没的灭顶之灾。为拯救地球,人类在地球表面建造了上万座行星发动机,以逃离太阳系寻找新的家园,人类推动地球踏上长达2500年的宇宙流浪之旅。故事就发生在地球经过木星的这段时间。在地球即将被木星捕获的生死关头,韩朵朵呼吁全球救援:“希望,是像钻石一样珍贵的东西……”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认为,社会动员是一项人民群众广泛参与,依靠自己的力量,实现特定社会发展目标的群众性运动。面对危机,最珍贵的不是金银财宝等物质财富,而是对未来的希望、对战胜危机的信心。在危机时刻,要播种希望、传递信心,关键就是要有强有力的社会动员机制,迅速形成共识、凝聚力量,迸发出想象不到的能量,进而摆脱危机。联合政府在影片中没有一个镜头,但是其影响却贯穿始终,通过所构筑的社会动员机制,联合政府在灾难预警、应急决策、联合救援中发挥了主导作用。在现代社会,社会动员机制既是国家治理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也是国家治理能力的重要体现。《流浪地球》虽然是一部科幻片,但是其中处处体现的社会动员机制却值得我们借鉴。
       法律是社会动员机制的制度基础。当一个国家或者一个地区面临灾难,就构成法律意义上的紧急状态了。在紧急状态下,一切社会管理和生产、生活秩序,就必须按特定的法律行事。影片中,《流浪地球法》是紧急状态下社会动员机制的制度基础。在从济宁N3派出所返回北京的过程中,韩子昂、刘启所驾驶的CN373号运载车在行驶过程中被王磊所领导的CN171-11救援队依法征用。即使空间站宇航员中校刘培强命令只是上尉的王磊让韩子昂、刘启退出救援,王磊仍不为所动,依法办事。
       我们坚持依法治国,但是对危机管理领域的立法做得还很不够,目前的紧急状态法体系还非常不完善。我国目前没有专门的《紧急状态法》,2007年出台的《突发事件应对法》操作性不强。例如,在紧急状态下对公民基本权利的限制(即征收、征用)缺乏可操作性的规定。目前,我国各级应急管理机构已组建完毕或正在组建,面对未来频繁的灾害、危机,急需出台《紧急状态法》来构筑危机状态下全社会动员机制的制度基础。不尽如此,对危机、灾害不只是应急和处置,还包括风险识别与评估、预防与准备、预警与监测、灾害评估和恢复等诸多环节,因此,还要配套出台《公共安全法》以构筑公共安全体系制度基础。
       从“对社会的动员”到“由社会进行动员”。影片中,刘启开始是以叛逆少年的形象出现,带妹妹韩朵朵离家出走。最初,刘启是被动地跟随CN171-11救援队行动。后来,在救援队影响下,主动积极参与救援工作,发挥了重要作用。这个小小的缩影,折射出联合政府已经实现了从“对社会的动员”到“由社会进行动员”的转变。
       新中国建国以来,面对大量危机事件,主要是由政治体系通过政治动员方式来动员社会,远的如1998年“抗洪”,近的如2008年汶川大地震。这与我国长期是国家-单位-个人的一元化社会体系密切相关,国家是资源的垄断者,没有社会,只有国家。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社会主体和利益均呈现多元化现象,在党委政府资源、职能、权力、能力有限的情况下,显然不能把控制和战胜危机的希望单纯寄托于党委政府。而且,政治动员手段激烈,容易对社会造成长远的伤害,而且频繁使用效果会直线下降。所以,一定要把市场、社会资源整合进来。党委政府是主导力量,市场、社会与广大民众则是主体力量,对社会的动员则是使两支力量协同作战、形成合力。要建立制度,让体制外的企业、社会组织、非政府组织以及公民个人有序参与到整个社会动员机制中来。特别是要发挥这些组织与群众紧密联系、机制灵活、专业性强的特点,释放其社会动员能力。
      社会动员需要有渠道保证。在影片中,总人数高达150万人的各支救援队在联合政府指挥和信息系统的调度下,有序救援,重启了分布在地球各地的发动机。但是动作还是慢了,地球最终还将被木星吸走。面对即将到来的灭顶之灾,联合政府再次通过无所不达的信息传播渠道把信息传递到了地球上的每个人,希望大家珍惜地球毁灭前最后7天的宝贵时光,与家人在一起。
      信息交互渠道畅通是社会动员的前提。紧急状态时,在电、水、气、网络等生命线可能被摧毁的状态下,实现自上而下的信息传递和自下而上的互动,给群众保留希望的火种、让受困群众保持战胜危机的信心至关重要。目前,我们的应急体系在生命线畅通时,仍存在信息“最后一公里”没有打通的问题。很多时候,信息只是在党委政府部门上下传递,到达不了群众,在生命线被摧毁时情况则更糟。因此,当前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打通党委政府与群众的信息交互渠道。既要发挥现有电视、广播等传统媒体作用,还要善用5G、互联网、物联网等技术,凸显新媒体的作用;既要实现党委政府指令和信息的传播,更要保证群众信息的反馈交互,在生命线完好的情况下保障信息畅通。
      在生命线被摧毁的情况下,可以通过种种方式建立“永不消逝的电波”,包括发挥无线广播的作用;可以借鉴刘培强在空间站与地面联络的方式,利用北斗卫星实施应急通信;还可以探索通过发展低能耗的窄带互联技术实现信息沟通。
      《流浪地球》带给我们的不只是视觉盛宴,还有危机思考。危机到来时,希望比钻石还要珍贵。要在危机时保存希望、重拾信心,就要立足当下、着眼未来,用心谋划、认真落实,在应急管理领域构建强有力的社会动员机制。
(本文首刊于中国应急管理报2019年2月16日第三版)

编辑部地址:广州市黄埔区水西路12号执法综合大楼B栋208室
传真:020-82111783 Email:cydb@gdd.gov.cn   邮编:510730
系统制作与维护:广州宏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