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第00039期>>>第7版
我的荒诞英语史

发布者:◎ 王又锋(区作协)   发布日期:2019/2/28 10:23:00   文章浏览数:90
  从初中起,我最讨厌却又花费最多时间的科目是英语。特别是大学时,每天不论早读还是晚自习,基本上都在捧着英语资料背单词。为了考四六级,不知道累死多少脑细胞。 
  大二时,过了英语四级,扫清了拿学位证书的最大障碍,我那个兴奋啊,心想终于解脱了。不料,不到一年功夫,班里一个个又拿下六级,只剩下俩人没过,我是其中一个。 
  咋办?凉拌!为了那点小小的面子和自尊心,我只能硬着头皮,又去啃单词。第一次冲刺,得分59.5,半分之差呐,恨得我直想撞墙。
  又是多少个日子的苦读死记,害得我都没时间陪男朋友,他离我而去,结了新欢。成绩出来了,60.5!哈哈哈哈,老娘过了六级! 
  过了四六级,拿了学士学位,还是哑巴英语,根本说不了几句。毕业后我南下广州,正好有个著名的外资企业BD公司招聘。外企薪水高,能进去自然是美事一桩。反正不收什么费用,抱着打酱油的心态,我报了名。不曾想,居然进入了面试。 
  人家给了机会,咱总要争取一下。怎么能脱颖而出呢,我思前想后,觉得既然是外企,肯定要考察英语会话水平。我就提前作了点准备,用中文写了篇自我介绍,然后到网吧用翻译软件转换成英文,接下来用当年记单词的功夫,背了下来。 
  面试的人黑压压一片,一个个都在做最后的冲刺。我在心里,又默背了两遍。轮到我了,主考官是一个四十几岁、微胖的男子,后来我知道,他是这家公司华南总部的人力资源总监,英文名叫乔治。我知道,我的命运就在他的一念之间。 
  先用中文做了交谈,了解了我的一些基本情况。见我过了英语六级,就让我用英语介绍自己。我怕得要死,没办法,既然来了,就背诵一遍吧。我心一横,居然平静了许多,高声背了起来。 
  幸好,乔治没有中途打断,与我用英语进行交谈。否则,我敢肯定,只要一插话,我的背诵就会接不上。叽里呱啦背完,乔治微笑着点点头,说了声你可以走了。我心里哇凉哇凉的,心想班门弄斧地背了篇翻译软件的译文,肯定被看穿了马脚。 
  待了几天,没找到工作,正想回老家再做打算。电话响了:恭喜你,被BD录用了! 
  高兴之余,充满忧虑,我知道我是那个滥竽充数的家伙。进了外企,分分钟就被人识破。 
  我提心吊胆地到甲级写字楼里的BD报到,来到自己的部门,对着大家点头微笑,不敢多说一句话。部门经理刘约翰找我谈话,了解几句,关心几句,给我分配了工作,做会务及会务记录,还有收集公司的新闻报道。 
  几天下来,我终于把提着的心放回了肚子里——公司里,除了总经理布朗是荷兰人,其他都是中国人;工作中,除了向布朗汇报和与美国总部沟通使用英语,其他都是中文! 
  一次会议结束后,乔治与我闲聊,谈起招我进来时,说面试时,让我用英语作介绍,我叽叽呱呱说了好大一会儿,其实他没听懂,就是觉得我英语应该不错。 
  我心里发笑,当然没告诉他,那是在背诵。就问其他面试者的情况,他说很多人,作介绍磕磕巴巴,一看就知道英语不行。 
  布朗似乎蛮喜欢我,好几次想与我交流,我都立即跑开。平时,找他报账签字,他都会爽快地签。有几回报账材料被银行退回来,我找他补签,他也没说什么。因为是给中国的银行,材料是中文,只需要他的英文签名,而他不懂中文。 
  就这样,我用哑巴英语对付国人同事,用中文对付布朗,两年下来,居然颇受好评。这时的我,虽然水平没怎么提升,却从内心里对英语产生了些许爱意,它让我拥有了一份体面的工作。 
  可惜,好日子被不久前的公司一次人事变动遽然划上了句号。布朗调去澳大利亚,新任华南区总经理是一名留学美国多年的中国人李强。他与布朗不同,既懂英语,又懂中文,却比老外还老外,他上班只说英文。 
  大家叫苦不迭,但不得不说英语。半年后,美国总部一高级副总裁驾临,我居然能对答如流。

编辑部地址:广州市黄埔区水西路12号执法综合大楼B栋208室
传真:020-82111783 Email:cydb@gdd.gov.cn   邮编:510730
系统制作与维护:广州宏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