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第00043期>>>第7版
新年纪事

发布者:◎ 王国省(区作协)   发布日期:2019/3/14 10:30:00   文章浏览数:48

      一


      新年钟声即将敲响的那天,妻在阳台一个夹角处偶然发现了她丢失了两年多的钻戒。
      钻石熠熠生辉,两年多的时光在它的光芒中稍纵即逝。
      妻带着失而复得的兴奋朝厨房里忙活着的我祝福:新年快乐。
      我甩了甩手上闪亮的水珠响亮回应:新年快乐!

     二


     这一天妻的一个老家亲戚小名叫包子的丫头带着一个女同学从衡阳来。
     包子在那里的一个医学院读大三,满脸的痘痘都是青春的蓓蕾。如果不是她们讲,我竟不知湖南卫视跨年演唱会就在我家门口的宝能国际体育演艺中心举行。
     她们都是华晨宇(这个名字我都从没听说过)的粉丝。虽然没买到票,但毫不影响她们的热情。她们把有自己偶像名字的闪光头饰戴着,把闪烁有自己偶像名字的牌子高高举着,硬是在凌冽的寒风里和华粉们一起为自己的偶像喝彩、欢呼一两个小时。
     她们都是99年的小姑娘。我不太懂她们的世界,但清楚这是她们青春年华的一部分。
     我也曾追过星,有些星已经不在了,黄家驹、梅艳芳、张国荣……现在我的星空好像只剩下古天乐和刘德华。前几天看华仔红馆个唱,因病流泪退场。我贪婪地聆听着《来生缘》,看着他眼泪喷涌而出自己也跟着流了泪,情不自禁。
     已是青春只可用来追忆的年龄了。新年,祝那些有着美好灵魂的星星们,一切安好。

     三


     妻一直吵说没胃口,元旦这天夜深了突然说想吃个桔子。
     那我去买吧,我说。
     她看了看表说,算了,十点多了,外面又冷。
     我说,去试试运气吧。
     东一门一直有个水果摊,风雨无阻的。守摊儿的是个二十出头的男孩,叫钢。曾在我的一个客户工厂做事,今年下半年才出来单干。
    路灯下果然看到他在。主顾不多,他穿得也少,不时跺跺脚,耸耸肩。
    元旦还出来摆摊呀,我和他打招呼。他看到是我,赶忙问候:国哥新年好。我想过年前再努力一下,好回家过年。
    我挑了桔子,又买了火龙果、雪梨等,满满三大袋,也懒得去问价。
    我在钢的道谢声中拎着水果离开。
    回到家剥开给妻吃,她微笑着,把甜蜜一瓣瓣送进嘴里……
    我闪进衣帽间,开始找穿不着的冬衣,一一叠好,决定再下楼一趟。

    四


    八年前我曾推着母亲走进香雪公园。
    母亲戴着紫色的绒线帽坐在轮椅上,眯着眼睛看一树树洁白,一脸恬静满足的微笑。
    这全是梅花吗,芬。母亲问我大姐。
    是,全是梅花,听二弟说这方圆十里全是种的全是梅花,大姐回答。
    母亲沐浴着萝岗冬月的阳光,惬意地看四岁的馨忆在风里展示她一幅红色的“福”字剪纸。她的一只棉拖鞋滑落,我和大姐不约而同去帮她穿上。
    在十里梅林,母亲感到了南部的温暖和善意。她沉默着,思忖着,看来来往往的行人拍照,看蹲在她身边的孙女玩耍,心满意足。
    当时,我和母亲一样,只是香雪公园一个普通的游客。
    回到家里,我脑海总是映现出母亲那张落满灿烂骄阳的慈祥的脸庞,有感而发写了一篇文字,叫《母亲的元旦》。
    八年后,我再次走进香雪公园。
    我和作协的文友一道,在爱梅轩的香雪书屋向汹涌的人潮介绍香雪,赠送《香雪》。
    书屋有茶有画有书也有朋友,很温暖。一枝梅,灿然绽放在竹帘外。
    突然很想母亲。乡村的老人家说,灵魂都会记路的。我总是幻想,只需一个转身,就可以看到母亲正和游人一起赏梅,她健步如飞,跑赢了时光,回首向我投来熟稔的赞许的微笑。
    思念如雪,顷刻间纷纷扬扬。

编辑部地址:广州市黄埔区水西路12号执法综合大楼B栋208室
传真:020-82111783 Email:cydb@gdd.gov.cn   邮编:510730
系统制作与维护:广州宏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