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第00049期>>>第7版
2019,做一只特立独行的猪

发布者:◎ 王国省(区作协)   发布日期:2019/4/4 10:27:00   文章浏览数:123
      三天三夜不言不语,是思想在走路。
      雪纷纷扬扬,漫天的雪蝶把天地连成一片,我是天地间一只洁白的刚鬣。    
      小年,自北向南,千里单骑,小沃还算争气,十四个半小时就把我从广州带到桑城。
      一个人,一部车,我是一只风驰电掣的飞猪。在车里,自说自话,自唱自歌,和世界聊天。
      弯弯曲曲的倾诉,把长长的许广高速拉成了时而低沉时而高亢的五线谱。
      年后,又自南下北,本是公差,却恰遇一场雪的盛事,愣是把别人浪漫的情人节,过成了没大没小的亲人节。
      带六十多岁的大姐五十多岁的三姐四姐四十多岁的五姐等亲人,在雪地打滚,寻青,看叽叽喳喳的灰雀们从萧条的柳树枝条间汇聚,开唱,继而哗地又飞到另一棵树上去了。
      雪在麦田就势一躺,延长了即将落幕的年味儿。
      在故乡一望无垠的雪国,我乐不思粤,灵魂在短暂的欢聚时光中手舞足蹈。
      那一刻,我也是一只快乐的猪。肚皮在亲情的烟火气味中开始变得油光水滑,远离城市的喧嚣,在乡音里撒欢奔跑。
      猪栏的理想有时也是丰满的吧,一扇吱吱呀呀的柴门,就能让一颗躁动不安的心灵顷刻安静下来。
      也许是一直怀念小波文字里的那只猪,也渴望能成为一只无谓岁月宰杀的猪。
      记得猪也是童年的玩伴,雨天骑猪上街,它疯狂逃窜,不亚于一匹叱咤疆场的战马。直到把你掀翻在地扬长而去。
      童年的我和小伙伴们还和猪宝宝争过奶吃。猪妈妈的奶头像两排褐色的纽扣,奶水酸酸甜甜,有点青草的苦涩。最后仍被它辨认出“入侵之敌”,用它长长的拱嘴把我们赶出猪圈去了。
      江河横溢,人或为鱼鳖,也或为猪猪侠。
      做一只特立独行的猪,拥有一颗有趣的灵魂,努力拱下梦想的菜地,也是一份生命的追求吧。

编辑部地址:广州市黄埔区水西路12号执法综合大楼B栋208室
传真:020-82111783 Email:cydb@gdd.gov.cn   邮编:510730
系统制作与维护:广州宏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