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第00057期>>>第5版
六年修缮涅槃重生 萝岗香雪再续文脉
——玉喦书院重新开放始末

发布者:●本版文 钟飞兴 毛丽丽 图 肖昆华 魏宏   发布日期:2019/5/7 10:29:00   文章浏览数:244
      经过六年的封闭修缮后,屹立八百年的玉喦书院,于2019年5月1日对外开放,成为众多市民游客小长假热门“打卡”目的地。
      书院开放期间举办的系列文创活动,如试穿汉服、文创产品展示、诗词朗诵、现场书画挥毫等,吸引了游客驻足参与,频频点赞。特别是一些体验活动,让不少游客瞬间穿越,感受到了浓郁的历史文化气息,大呼过瘾。
      “玉喦书院总算开放了,我已经等了4年多了,今年五一带全家老小去看了,古香古色,真不错!没想到在广州近郊还有保存如此完好的古书院!”几年前搬来黄埔住的李先生说,很早就听说过香雪公园里有座南宋古书院,但每年来看都在封闭装修。“这次书院开放,圆了一桩心愿,以后也会常来逛逛,里面环境清幽,很适合散心。”

      玉喦书院此次重新对外开放,过程殊为不易。历经六年的艰苦修缮,在区政协委员的呼吁下,这座古书院终于以崭新的面貌出现在人们眼前,让广大市民感受历史文化内涵,进一步擦亮黄埔区文化名片,彰显本土文化魅力。


●本版文 钟飞兴 毛丽丽 图 肖昆华 魏宏



俯瞰玉岩书院 魏宏 摄


玉岩书院开放首日 肖昆华 摄


玉岩学堂开讲 肖昆华 摄



余庆楼(修缮前后对比)



招隐亭(修缮前后对比)


 山高水长亭 钟飞兴 摄



      书院修缮工程缓慢,委员呼吁尽快完工

      玉喦书院始建于南宋年间,建筑面积共约1868平方米,整体依山而建,因势造型,建筑内部错落有致,结构紧凑,设计精巧,楼阁相连。
      书院历代都有重修,目前整座建筑基本保持了清代中晚期重修样式。由于年久失修,玉喦书院以及周边古建筑近年来破损情况严重,书院建筑出现梁柱移位、开裂,瓦片脱落现象。
      2011年5月13日,经专业公司鉴定,玉喦书院与萝峰寺属于C级危房。为抢救历史文化建筑,延续历史文化记忆,开始谋划对玉喦书院进行抢救式修缮。
      2013年2月,玉喦书院修缮保护工程全面开工,由开发区建管中心负责实施。
      根据修缮方案,玉喦书院修缮保护工程主要包含建筑本体修缮和周边配套工程两大部分。
      按原计划,此次修缮工程应于2016年11月底全面完工,但因各种原因,工期一再延后。
      由于玉喦书院关闭修缮多年,致使每年一届的“香雪节”的文化内涵大打折扣,也因景观减少,而使游玩体验度大幅降低。
      多年来,屡有市民呼吁玉喦书院尽快开放,还院于民。
      今年3月以来,玉喦书院开放事宜迎来转机。区主要领导接连批示,要求玉喦书院尽快修缮完工对外开放。
      “请区委办政府办将政协委员的发言材料按职能、职责发给各部门学习。”3月19日,市委常委、黄埔区委开发区党工委书记周亚   伟就今年区“两会”政协委员大会发言作出重要批示。
      “请政府有关部门认真学习,具体工作建议结合实际推动(玉喦书院尽快对外开放)。”3月20日,区委副书记、区长陈勇批示。
      4月1日,周亚伟专题调研玉岩书院,部署相关工作安排,首次明确玉喦书院于5月1日正式开放。
      4月15日,区委常委黄晓峰在萝岗香雪公园主持召开会议,研究玉喦书院恢复开放筹备工作,进一步明确了相关职能部门工作要求。
      4月18日、23日,区政协主席邓少敏连续两次批示指出,这次玉喦书院重新开放,是政协委员尽心履职、承办部门高效办理提案的生动实践,是政协提案的提办双方同向发力、推动政协提案与部门业务高质量发展的良好范例,值得全区推广学习。
      让区主要领导引起高度重视的,是一份来自今年区“两会”政协委员大会发言的提案——《提升文化内涵,突出生态优势――关于“萝岗香雪”品牌特色》。
      今年区政协一届五次会议期间,区政协文化文史和学习委就推进玉喦书院的修缮工作、打造萝岗香雪品牌作了大会发言,并转化为提案提交。
      提案反映了玉喦书院的现状,提出了修缮工程缓慢的主要原因,建议区领导挂帅督促协调推进书院修缮工程,限期完工对外开放。
      对于书院围蔽多年仍未开放,提案强烈呼吁:“作为‘萝岗香雪’之‘魂’,玉喦书院修缮多年仍未开放,与广大市民、游客的期待相距甚远,在一定程度上也影响了我区政府高效的形象!”


丰富“萝岗香雪”内涵,打造本地特色景观


      “提案能够得到区主要领导的关注,最关键的原因是提案分析问题准确,提出的建议很具体,且文字简洁有力,富有感染力。”区政协学习和文史资料委员会有关负责人表示,“还有一个原因是,提案以PPT图文并茂的形式呈现,特别是多张反映萝岗香雪现存困境的图片,比如香雪节塞车、高速路横穿书院的场景图,很有视觉冲击力,令人震撼。”
      提案建议,“萝岗香雪”要从根本上改变品牌“影响只在花季”、游客“停留不到半天”的现状。布局规划、项目建设、运营管理,均应立足于文化、自然这两个独特优势与核心遗产,充分挖掘、有机融合、互相促进,才能最终成就愈久弥香的独有品牌,进而满足人民群众对优美自然环境、高雅文化生活的向往。
      提案分析了“萝岗香雪”现存的四大困境:内容单一,只有赏花;节期短暂,花落人散;缺少配套,留不住客;另外,还有一些诸如交通不便、路网不畅,停车困难等其他问题。
      “需要看到,梅花并非我区特有,从化溪头村、韶关的梅关古道等地均有大片梅林,我区若不能在特色上做好文章,那么,‘萝岗香雪’这张名片的效应将面临逐渐弱化、乃至消失的危险。”
      针对上述问题,提案提出了具体建议:
      其一,丰富、提升萝岗香雪的文化内涵。尽快推进玉喦书院修缮工程限期完工,并尽快对外开放,同时进一步深入挖掘“萝岗香雪”的内涵,开发香雪文化元素的文创产品。
      其二,拓展生态优势项目,整合优化周边景观,串珠成链,打造成4A级综合旅游区。
      其三,用美丽乡村的“慢”体验留住四季来客。一方面,抓住国家实施乡村振兴的战略机遇,结合我区的城市更新和未来发展,以   香雪公园周边为重点,纵深规划美丽乡村的建设,营造出一个绿色、生态、环保、整洁、卫生、有序、精致、和谐的大环境。可远观近赏,动静皆宜,可寻找浪漫,亦可觅得乡愁。
       另一方面,针对目前景区内缺少助兴旅游的特色项目和产业,相关的服务、内涵和档次较低,重点开发出一批具有本地特色的民宿。
       提案特别建议打造萝岗香雪景区链,重现“十里香雪”特色景观。
       目前市民广场二期山顶已全部种植梅林,与香雪公园遥相呼应,尚缺连接两片梅林的“梅林廊道”。因此,建议从香雪公园到区政府周边,利用现有山体沿香雪大道引植梅花,形成绵延约6公里的梅花特色景观,恢复萝岗香雪鼎盛时期“十里香雪”的美景,也使“香雪大道”更为名副其实。
      同时,开辟从地铁香雪站、市民广场等多处至香雪公园的骑行绿道,满足徒步、骑行爱好者的需求,打造一条与有轨电车线位(香雪大道)并行,舒适无障碍、视觉效果好的“最美骑行绿道”。
      提案认为,这条有轨电车梅林廊道一旦建成,其在国内罕见、且易于传播的特色景观,必将迅速爆红全国,完全媲美华农紫荆、武大樱花等网红景点。
      这份提案,引起了高度关注。之后,玉喦书院恢复开放工作进入了“快车道”。
      区委宣传部主要领导加紧部署,认真落实办理提案,于4月10日组织十多个部门在玉喦书院召开书院重新开放工作现场协调会,要求与会单位按照5月1日的时间节点倒排工作:保障4月12日前景区通水;4月27日前,区建设、城管、文化旅游和街道等部门,确保消防检测验收合格、视频监控安装调试完毕、拆除书院各类废旧建筑和设施、清洗书院建筑和地面污渍、恢复书院内部园林景观等。
      协调会还就五一期间书院开放事宜做了细致分工,如确定书院开放区域,制定五一假期期间书院开放的安保工作和交通引导,做好警示标识,组织开展相关文化活动等。


追忆千年书院遗风,细品文化传承之美


      5月1日,玉喦书院正式开门迎客!
      当天是个好日子,一扫连日大雨光景,取而代之的是晴空万里,阳光普照。由于玉喦书院在萝峰山脚,与萝岗香雪公园相连。前往玉喦书院的游客需先到萝岗香雪公园,从公园正门进入,按照沿途指示,直达玉喦书院核心区。
      在萝岗香雪公园,主办方为游客前往玉喦书院参观而准备了一次体验活动一——“梅林投壶”,据说投壶是古代士大夫宴饮时做的一种投掷游戏,也是一种礼仪,中多者为胜。每人有3次投壶机会,若投壶成功,即可试穿主办方准备好的汉服在梅仙广场留影。
此外,去往玉喦书院的沿途,还有文创产品的展示,文化演出活动,不远处的爱梅轩还有诗词朗诵,现场书画挥毫等,吸引了游客驻足参与。
      沿着指示牌深入,玉喦书院映入眼帘,一股浓浓的历史文化气息扑面而来。
      这座以南宋钟玉喦的名字命名的古书院掩映在葱郁的绿植中,正门遒劲的“玉喦书院”四个字散发着历史光晕,照亮着这座千年书院。相传,这块门匾是明嘉靖壬辰年所书,至今依旧保存完好,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
      历史上,玉喦书院是读书圣地,以庭园结合建筑,如西厅北面辟有庭园、东厅南面辟有天井,均具备良好的采光照度,使人产生文雅与轻松之感;悬挂朱熹的“忠、孝、廉、节”四个大字,使人产生怀念与奋发之情。
      曾几何时,这里远离市镇、村落,没有嘈杂之声,只有鸟语蝉鸣和潺潺泉声,书院里脱离尘世、修身养性的清静与昔日的琅琅书声是最好的调谐,形成幽静中有生气的雅致环境。
      为了让游客深入了解这座久负盛名的书院历史,主办方特设了“学堂讲学”活动,内容包括玉嵒书院相关的经典名篇以及国学知识。小学堂的学生都是自愿报名前来体验的小学生,还有学龄前的小朋友。专业的讲古老师会根据玉喦书院以及香雪公园相关的一些传奇故事进行生动有趣的讲解,加深游客对玉喦书院的全面认识。
      玉喦书院特意打造了一个仿古的玉喦学堂,孩子们穿上仿古服装、佩戴仿古装饰,体验开蒙礼、古诗文诵读、学习君子六艺等,带大家穿梭千年时光,领略文化的魅力。
      学堂老师介绍,玉喦学堂会根据小朋友的特点,将书院的历史及相关的国学知识用活泼易懂的方式来讲解,以激发小朋友的兴趣。
      当天前来参观玉喦书院的游客井然有序,与现场周到的志愿服务密不可分。来自真光中学的赵人慧同学今天是专程来玉喦书院进行志愿服务的,“主要是想实地来感受一下玉喦书院的历史文化,同时为大家提供力所能及的志愿服务,我觉得很有意义。”她说。
      据区文化广电旅游局相关人员介绍,因年代久远,玉岩书院内部分建筑有老化、破损迹象,为加强文物古迹保护,区里对玉岩书院进行了抢救式修缮,对包括余庆楼、玉岩堂、种德庵等13个单体进行了基础和墙体纠偏、木结构修缮、装饰构件等原貌修复,并增加了消防、安防、防雷、照明等附属工程对文物建筑进行保护,此次修缮最大限度保护和恢复了玉岩书院的历史面貌。



文景交融


      玉喦书院建筑群及其周边景观,雅俗共赏,老少皆宜,内行人可认真观摩赏玩,外行人也能身心愉悦。
      看点一:观建筑风貌
      玉喦书院因其独具宋、元、明、清四代风格成为广州一绝,是全国少有的儒、释、道三家精髓糅合并与自然山水结合俱妙的书院之一。
      玉嵒书院选址讲究,整体建筑设计科学, 结构精巧,布局合理,内涵丰富。根据不同的功能分区,运用不同的设计手法,产生了不同的建筑意境,并在热环境、光环境、声环境营造方面与周边环境浑然天成。
      看点二:赏历代牌匾碑刻
      漫步玉喦书院,俨如置身一座小规模名家书法碑林,令人心旷神怡,获益不浅。
      据统计,玉嵒书院内共有各类碑刻牌匾60件(套),内容丰富,形式多样,其中对联34幅,石刻13幅,木刻牌匾13套。
      这些碑刻牌匾根据书院、祠堂、寺庙、庭园的不同功能,主要分为彰志抒情类、祈愿颂德类、赞景记事类等。
      其中,祭祀祖先和神仙的祈愿颂德类碑刻牌匾多为民国以后普通善男信女赠送。
      而彰志抒情类、赞景记事类碑刻牌匾多为文物,许多出自达官显贵、文人名家之手,时代涵盖唐、宋、元、明、清、民国,具有较高的历史和文化价值。
      各类碑刻牌匾,不仅是书院悠久历史的见证,也是书院文化氛围的主要营造者,烘托出了古建筑的格调与定位。
      看点三:游后山公园
      书院后山是层层叠叠、亭亭如盖的荔枝林,漫步其中,空气清新,绿意盎然,特别舒适惬意。
      看点四:尝徒步远足
      在香雪公园后山,还有两条较少人知的徒步路线——萝峰山-华峰山线与萝峰山-刘村大山线,喜欢徒步的街坊,值得一游。
      其中,萝峰山-华峰山线,全程约14公里,时间约6小时,堪称萝岗地区最负盛名的人文旅游精品路线。起始点连接起萝峰寺、玉喦书院、钟氏大宗祠、钟氏墓群、千年古刹华峰寺等古迹及玉玺远跳、玉屏石等胜景。沿途环山叠翠,山势起伏,谷地、水塘、水库分布其中,荔枝树密布,绿荫如盖。
      这条线也可以在永和那边下山。全程路段相当丰富,有平路,有陡坡,有充满藤蔓的密林,也有视野开阔的山顶,体验感较强。


前世今生


      在中国古代,书院就是一个教育机构,多数由私人开设,也有少数由官府举办。
      一般情况下,书院是由一些读书人设立,他们避居山林,模仿佛教讲经制度,开展藏书、教学与研究活动。
      据说中国最早的书院是唐朝开元六年(718)唐玄宗所创设的丽正脩书院。到了宋代,书院成为名家讲学和学派活动的场所,当时江西庐山的白鹿洞书院、湖南长沙的岳麓书院、河南商丘的应天府书院、河南登封的嵩阳书院被称为四大书院。
      广东的书院发展相对要慢一些,最早的书院是孔子第四十一代孙孔闰于建隆三年(962)在南雄县油山镇平林村创办的孔林书院。
      玉喦书院始建于南宋孝宗三年,先是叫“种德庵”,后更名为“萝坑精舍”,至钟玉喦1225年去世后,正式称为“玉喦书院”。
      钟玉嵒为钟遂和之子,南宋高宗绍兴二十五年出生于花县赤坭,八岁时随父迁居番禺萝岗,也就是今天的黄埔区萝岗街。
      钟玉嵒幼年与出生于增城永宁的南宋名相崔与之在父亲创建的种德庵读书。相比仕途顺畅的崔与之,钟玉嵒却屡试不第,直至淳熙十五年(1188年)列为诸生。嘉泰四年(1204年举乡贡24名,开禧元年(1205年)才中甲科进士,时年50岁,终守得云开见月明。
      在种德庵和萝坑精舍时期,书院是私塾学校性质,用于教育族中子弟及乡中儒子,学优入仕。
      玉喦书院长期崇文尚德,在萝岗地区教化影响甚巨,钟氏子孙诗书传家,人才辈出,先后有20多人考中进士和举人。
      到了元朝,钟玉嵒曾孙钟子还(字复昌)辞掉苏州府教授的职位,回乡隐居。他修建了东亭(又称“山高水长亭”)和招隐亭,并在玉喦书院筹建了萝岗诗社。此时的书院在授业讲肄之外,增加了文会的活动。
      元代在蒙古人的统治下,汉人在政治上几无立足之地,儒生的地位更低。那些有气节的南宋遗民不愿出仕,但又无力反抗,唯一可做的事情,就是办书院,搞文会。加上元代直到延祐二年(1315)之前,一直停办科举,所以这一时期的书院,有整整四十年不必以科考为目的,讲学内容反而有了相对自由的空间,多了一些活泼的朝气。
      随着钟家几代人在萝岗的发展渐渐根深叶茂,书院的建筑范围越来越大,书院的性质也开始发生了变化。
      最初是从供奉天尊开始。钟氏六世祖钟鼐迎娶徐氏时,在玉嵒书院旁建造了天尊堂,并塑天尊雕像于堂内以供拜祭,画像也一直珍藏于天尊堂内的柜子里。
      由于民间信仰佛教的很多,继供奉天尊之后,钟家请来了更多的神灵。不久钟氏族人在天尊堂后面修建了观音殿,供奉观音菩萨。
      明代中期,又在书院东边修建了东厅和文昌庙。到了明代后期,钟氏族人更是在文昌庙东的一块巨石中间劈开一条道路,在巨石后修建了金花庙。
      明朝年间, 民间书院不兴, 玉喦书院也逐渐衰落。据说朝廷曾四次禁毁书院,为了保护玉嵒书院不受摧毁,钟氏族人在原书院的东侧建起了大雄宝殿及侧殿, 请来僧侣管理书院,并对外改名为“萝峰寺”。萝峰寺与玉喦书院仅一墙相隔、一门相通, 寺庙和书院形成了既合且分之势。
      至此,玉喦书院已经演化成融儒、道、佛于一家,集教书育人、宗法教化与乡民祈福的宗教场所为一体的这么一个地方,这在中国书院史上是罕见的特例。
      今天,我们在玉喦书院大门可以看到这样的对联:“琴书世泽,俎梪名山”,其左右两侧横门石额上是“种德”、“萝峰”,它们最是印证了这一古迹的历史变迁。


编辑部地址:广州市黄埔区水西路12号执法综合大楼B栋208室
传真:020-82111783 Email:cydb@gdd.gov.cn   邮编:510730
系统制作与维护:广州宏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