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第00057期>>>第7版
欣赏音乐:无需正确,但求自洽

发布者:◎ 章金生(黄埔新时代)   发布日期:2019/5/7 15:00:00   文章浏览数:117
  前段时间,我观看了中央音乐学院周海宏教授的网上讲座。为扫清我们对古典音乐的心理障碍,他说,音乐何需“懂”?并曝出实情:圈内人士其实与大家一样,也“不懂”音乐。他还以实例说明,理解音乐何需正确?连大指挥家们,对同一首作品的理解也不尽相同。
  这个讲座很好,我看后十分认同,在此也向大家做个推荐,搜视频“走进音乐的世界——周海宏”。
  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听贝多芬的协奏曲,过程中的一些感受,整理出来后,觉得可以作为周教授的观点印证。
  贝多芬第五钢琴协奏曲第一乐章,时长20多分钟。有资料说:这个奏鸣曲式乐章,有双引子,呈示部有三个主题,发展部很短,再现部很长(有两个再现部)。
  我想,贝多芬作为古典大师,在主次、对称、均衡等比例结构方面,怎么会做出这样的安排?
  按我的较真性格,发现了问题,就想去刨根究底。但又一想,怎么能就这样怀疑贝多芬以及解读贝多芬的专家们呢?再说,曲式分析毕竟也不是我的强项啊,纠缠下去,要花大量时间不说,最后恐怕自己也说不清楚。
  我提醒自己:你听音乐的目的,不是为了研究音乐,而应反过来,研究音乐是为了听音乐。
  也就是说,管他是什么曲式结构和内部比例,只要没有从根本上妨碍自己对音乐的理解和欣赏,可照听不误。
  这个乐章我已听了很长时间,主题与细节,包括形象、情绪,感受上早已清晰丰满。把这些表达、分享出来,就是音乐欣赏和交流。
  不为难自己,赏析文章,我已办结。
  音乐,从来永远,是听用的。据周教授说,一些出版和演出机构,请学院派专家写具体曲目的介绍,这些专家就去抄资料,查不到资料就瞎编。我可不想当这样的专家。
  多把时间花在听上,这就没错。
  周教授认为,“专业人士”遇到听不懂时,还要继续听下去,而一般爱好者遇到听不懂时,就放弃了。这是两者的最大区别。
  有一种流行的观点认为,听音乐嘛,没有必要追求确切的内涵。或者说,听音乐,无所谓理解。我基于自己的聆听经验,不太认同上述论断。虽然“莫名的感动”也常有,但更多的感动,确实是建立在理解基础之上的。我会问,这段音乐想要表达什么?当我确信了音乐内涵之后(即自圆),这曲子才会真正存入了我的记忆。
  我听贝多芬第五钢琴协奏曲第二乐章,觉得一开始的乐队主题(A),非常好听。为什么好听?是什么情绪?什么场景?我连续听了几十遍,就是为找到自己被感动的理由。找到了:失去了一个美好的事物,无尽地怀念、悲伤、自责——是守灵人在倾诉。
  查资料,没见到有人对此主题做出像我这样的理解。
  而接着的中段钢琴主题(B),听起来却有一种清新、轻盈、从容、通透之感,如同阳光透过树叶。有评论认为:柔情似水,充满幻想,使人陶醉于美的遐想。
  问题来了:在逻辑上和情感上,A与B有什么关系?至少目前看不出。
  当然,这只是我的问题。对许多人来说,既然觉得A、B段都好听,那还不好啊,接着往下听呗。
  按我的经验,如果不能打通A与B的联系,继续听下去,只能进行碎片化的欣赏了。
  很多人都停留在碎片化的音响欣赏阶段,只对若干易感的音乐片段留下印象。
  为什么?因为,越是片断化的音乐,在内涵上越不具备确定性。A段和B段,在形象、画面、情绪、情景上,各自都具有多种理解的可能性,你左选右选,最后还要看你的这组选择结果,能否组成一个自圆其说的乐思。我以为,这正是“听懂”音乐的窍门,能否透过各段音乐的外型,建立内在的乐思联系,你的选择依据、选择方向、选择“质量”,十分关键,需要音乐和人生的双重经验。
  回到B主题,反复听,我选择了如下的理解。
  第一乐段:缓慢的音阶长下行,似乎在“专注地”做某件事,比如,攀岩、解锁、搭积木……
  第二乐段:模进,表明这事进行到了关键阶段,一连努力了三次,有点急了的样子,比如,踮脚伸手仍然够不着,就差那么一点点。
  第三乐段:重复首句的下行,表明这事回到了起点。
  在B的变奏段,我做了如下的理解。
  第一乐段的首句,钢琴持续下行,大管低平的长音一直隐约伴随,气氛不详。
  第二乐段,圆号、双簧管音形相同,表示尚在正常“作业”,突然加入强烈电流般的弦乐,气氛骤然紧张,最后迸发出一个猛烈的钢琴和弦,与乐队共振,“事情”到了最危险的时刻!什么结果?住下听。
  第三乐段,钢琴先是激烈地坠落、翻滚,而后衰弱至气若游丝。确定了:攀岩时,脚踏空,悲剧!
  第四乐段,钢琴,连续的锯齿音,形象是抽搐痛苦状。
  第三、四乐段,还可以想象为:你的那个亲爱的陷入沼泽地,你向他伸出竹竿,可就差那么一点点,眼见他在挣扎中越陷越深,直到被吞没。
  回头再看,纯属情绪表达的A主题结束后,从乐队到钢琴,从结果回溯原因,B主题的“转场”效果很明显,是对比,更是情景回忆,乃至写实(B的变奏)。
  B变奏之后,剩下的是A主题的两次再现,理解就更顺利了。
  最后,我概括本乐章的内涵感受:悲伤、倾诉、自责。
  贝多芬的这个乐章非常著名,网上的介绍有许多,大家都说“美”,只是用的形容词不一样。
  文章写好后,给了一位朋友,他对我这个罕见的理解,表示不同意。
  这本是好事。可他给出的理由竟然是:贝多芬并不是在谁去世后写了这部作品。
  我回复他:理解不同,很正常。关键要看,你的理解,是怎么得来的,是否有说服力,可否称得上为一种见解?
  谈音乐欣赏,我早就懒得去扯作曲者的生平、创作背景,但更多的人与我相反,套路,必谈之。
  周教授说得对,理解音乐何需正确,但我还要加上一句:你自己也得要认为“真是那么回事”才行。

编辑部地址:广州市黄埔区水西路12号执法综合大楼B栋208室
传真:020-82111783 Email:cydb@gdd.gov.cn   邮编:510730
系统制作与维护:广州宏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