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第00065期>>>第3版
“4个以色列人+1个中国人”的基金 给广州带来什么“生物反应”?
过去中国生物医药科学家去国外创新,现在国外科学家最想来生物岛创新

发布者:黄埔新时代 张成 栏目策划 曾妮   发布日期:2019/6/4 10:05:00   文章浏览数:424
| 开栏语 |
  创新是第一动力,人才是第一资源。在黄埔区第一届党代会第五次会议上,周亚伟书记指出,纵观全球,新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浪潮下的国际竞争形势逼人。面对粤港澳大湾区大机遇,我们要明察国内外发展变局,找准方位奋勇发力。黄埔区要围绕“世界知识城、湾区创新源、国际人才港”目标,打造大湾区创新中心核心枢纽。

  当前,我国的科技创新进一步向上游科学研究强攻,这是我国多年来科研成果、人才积淀蓄势待发的必然。广州开发区、广州高新区、黄埔区以先进制造业产业集群为载体,创新人才服务场景,落实人才“美玉”政策,多年来吸引和集聚了一大批高层次科研人才,成为引领高质量发展的“第一资源”。从今天起,《黄埔新时代》推出《黄埔科学人》栏目,展现入驻我区的高端科技人才群像,揭秘“到黄埔去”口号背后的人才引力和创新文化。本栏目将同步配发访谈短视频节目,欢迎读者关注。



耿建跃



  2017年8月,中以生物产业孵化基金(以下简称“中以基金”)在广州国际生物岛正式落地。管理这支基金的是“4个以色列人+1个中国人”。以琳创投中以基金董事总经理耿建跃是基金管理层中惟一的中国人,在2019年官洲国际生物论坛举行前夕,《黄埔新时代》对中以生物基金的这位“掌门人”进行了专访。
  “中以基金的使命是‘孵化创新概念’而非‘做二房东’,愿意承担失败的风险激发创新,而非因循守旧做传统的事情。”耿建跃说,“在评价项目时,中以基金不仅注重市场,更看重公共效益。即使没有市场也没有关系,只要病人有真正的需求,我们就可以想办法开拓市场。”
  如今,由于中以基金的落户,广州成为了以色列科学家们最想来的地方。耿建跃相信,用国际化的视野制定一条产业发展的脉络线,广州的生物医药产业一定能做到世界第一。


国内突破性的创新模式:
创新环境和国际接轨,顶尖生医团队“到黄埔去”

  根据《广州开发区中以生物产业孵化基地专项资金管理办法》,中国或以色列的创新医疗技术经过“项目申报—路演—尽职调查—基地评审委员会审批—地方政府批准”,可以获得人民币200万元(医疗器械)或300万元(医药)扶持,并入驻中以生物产业基地享受国际化的“一站式”孵化服务。
  这种创新项目的落地模式在全国属于首创,引起强烈反响。据统计,该基金运行近两年,已完成6个项目的投资,涉及骨科、脑科、眼科、智慧医疗、医疗美容等领域,累计3亿元人民币。
  “我的初心是将以色列的先进技术带到中国来。并不仅仅局限于购买这个技术,而是要把这个技术的整个研发团队、运营团队、所有的思路全部都落地到中国来进行产业化。这样的投资逻辑和模式,即使现在国内也不多见。”耿建跃介绍说,因此他要求在中方出资的基础上,由以色列最顶尖的专家团队对中以基金进行管理。这些专家对以色列国内的科技圈非常熟悉,并且由于他们对项目具有管理权,相比起那些采用国外专家顾问的项目,中以基金的运作会更顺畅,效果也更好。
  耿建跃说,过去国内在生物医药领域的创新生态不完善,对于这个领域一些阶段性的成果不认可导致了国内创新人才的外流,墙内开花墙外香。现在中以基金从自己做起,打造一个和国际接轨的创新环境的范本。
  最终规模为6.06亿元人民币的中以基金的出资方包括广州基金、广药集团、恒运、生物岛公司等国资公司,基金委托给以色列前工贸部次长、首席科学家、办公室主任苏格-基莱特曼博士团队为主导的以琳创投公司管理。
  两年来,正如耿建跃的判断,中以基金的运作团队呈现出专业化和国际化的特点,并带来了生物医药领域全新的创新生态——过去在生物医药领域,中国的科学家要去国外创新,而现在国外的科学家到生物岛创新。


以方技术+中国市场:
广州成为以色列科学家最想来的地方


  以色列有技术,而中国有市场——这是两个高度互补的国家。中以基金项目在成立之初就考虑到这一点。同时,由于中国在互联网时代到移动互联网时代创造了很多令全世界都为之瞩目的商业模式,当以色列的生物医药技术和中国市场、中国移动互联网积累起来的经验相结合,能够产生更多的新的变化。
  “最开始的时候,我是想着过去以色列的技术都是到欧洲、美国进行商业转化,能不能将他们吸引到中国来。因为中国也是一个高速发展的巨大市场。”耿建跃说,“结果以色列的科学家到这里一看,中国能够提供给他们的技术在美国和欧洲想象不到的发展空间。因为美国的医疗很发达,传统的力量太强大,对于创新的动力其实远没有中国这么迫切。所以口耳相传,中以基金所在的广州成为了以色列生物医药领域科学家们最想要来的地方。”
  迫切希望合作的变成了以色列人——在这种力量的推动下,以色列国内也建立起了广州中以国际生命科学平行孵化中心。该中心由黄埔区、广州开发区、中以基地及以色列MindUP孵化中心共同推动,以政府指导、专业运营、资源互补、市场驱动为原则,充分利用双方优势资源,对中以两国初创高科技公司做到平行筛选项目、平行配置资源、平行融资服务、平行推送市场,强调双向制度化交流和深度合作。
  截至目前,中以基地累计对接国内外项目100多个,已有11家企业(团队)在基地注册,其中5个项目获得中以生物产业投资基金投资,投资额约2亿元;5个项目获得区发改局批准成为孵化项目,其中3个项目已获批中以专项资金有偿资助,资助金额700万元。项目涉及儿童健康及早期发育、脑部疾病诊疗、器官移植、新型生物材料、眼科疾病诊疗、智慧医疗等多个领域。
  随着口碑的发酵,越来越多的以色列生物医药相关的产业循着中以基金搭建的桥梁与广州开发区连接了起来——2019年以来,在苏格-基莱特曼博士团队的指导下,中以基地已先后与以色列启动了 “中以-广州临床药品创新平台”项目、“中以-广州脑科创新中心”项目、“中以合作-精密医疗器械创新中心”等国际合作的创新平台。


项目筛选有标准:
可以暂时没市场,必须有公共效益

  对于项目的筛选,中以基金有着比较严格的标准。
  “首先当然是技术是不是足够的先进;第二是这个项目有没有公共效益?即使没有市场也没有关系,只要病人有真正的需求,我们就可以想办法开拓市场;第三是这个团队有没有能力将项目落地。”耿建跃表示,中以基金对于项目的筛选还会考虑到医疗的公平公正,项目的公益性。因此可以看到,现在中以基地入驻的项目覆盖了包括智慧医疗方案,医疗诊断、药品与器械研发等多个领域。
  在遴选项目的时候,中以基金不仅会对项目进行尽职调查,还会花大量的精力跟一线的医院和医生进行对接,听取他们对这个项目是不是真正有需求,能解决问题的反馈。
  在耿建跃看来,中国的医疗保障还存在着相对不均衡不完善的地方,这些痛点和需求就会刺激创新的动力来满足。
  因此中以基地根据生物企业发展过程中的本地对接需求,先后与相关政府部门、医院、高校、金融投资机构等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积极构筑国内生物医药创新产业合作网络,挖掘创新需求,并为之匹配最合适的创新技术。
  现在,这个网络中已经聚集了中山三院、中山六院、市妇幼等医疗机构以及华南理工大学、暨南大学、中山大学、武汉大学等高校。其他从事健康产业的相关机构如中国平安、东软、阿里健康、富力地产也在加入这个创新生态。
  “大家都认可我们中国的现有医疗水平还有很大的提高空间,这里就有大量的创新机遇,同时也具有非常大的社会价值。”耿建跃说,“对于黄埔区、广州开发区而言,生物医药产业将是未来发展的重要产业力量,在营造氛围和服务企业方面,已经做了很多让人点赞的事情。但是产业的发展仍旧需要更高的目标来引领,我们要制定一条生物医药产业的发展路径,加强对产业前沿的研究,不能说只要是这个方向就引进来。而是要找国内外最顶尖的专家团队,用国际化的视野和专业化的知识为我们制定一条产业发展的脉络线。那么我们不断的积累和深耕,就一定能做到世界第一。”


编辑部地址:广州市黄埔区水西路12号执法综合大楼B栋208室
传真:020-82111783 Email:cydb@gdd.gov.cn   邮编:510730
系统制作与维护:广州宏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