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第00066期>>>第5版
黄文林:研发出中国首款抗癌基因药

发布者:   发布日期:2019/6/6 10:10:00   文章浏览数:610

开栏语

胸中有情怀,肩上有责任,内心有梦想。在我区,聚集着一批在披荆斩棘中开辟天地、攻坚克难的创新创业大军,他们挥洒智慧和汗水,创造出让世人刮目相看的新黄埔奇迹。黄埔新时代今起携手区文广新局、区科技金融服务中心开设“黄埔有故事”专栏,讲述他们的创新创业追梦之路。


      谈到广州的创业环境,黄文林坦言,我区的文化包容性很强,人文环境、自然环境、政策环境都很不错,岭南文化的务实精神在这片土地上得到充分证明。
      黄文林表示,来到我区之后,能感受到这片具有历史意义的热土,如今已成长为一片投资的热土。一流的产业生态、一流的创新氛围、一流的投资环境、一流的政策服务,赋予了“到黄埔去”新的时代内涵,让我区倍受企业家们的青睐。



黄文林(右五)和他的研发团队



黄文林在实验室


      广州达博生物制品有限公司(下称“达博生物”)由黄文林创办,位于科学城内,专注于抗肿瘤基因治疗药物的开发及转化,是国家高新技术企业。经过17年的创新发展,公司在抗肿瘤药物研发领域处于国内领先地位。
      黄文林多年来的心愿,就是为中国医药事业做出自己的贡献,让癌症患者享受21世纪的新技术带来的治疗成果。
      目前达博生物拥有中国第一个进入临床III期的基因治疗药物E10A。按照实体恶性肿瘤的治疗用途、5%的患者保守使用率计算,这类产品的年需求量可达255万剂,以参考价格1000元/剂计,国内市场容量将突破25亿元/年,市场前景极为广阔。
      近年来随着分子遗传学、生物学、免疫学等学科的迅猛发展和医疗技术的变革,肿瘤细胞的基因治疗开始兴起。我国肿瘤药市场中,近半数市场被进口药瓜分,相对高端的靶向药基本依赖进口。该药上市之后将是中国第一款自主研发的抗肿瘤基因药物。

年少立志,与医结缘

      1953年,黄文林出生在湖北农村。童年时期,面对生活的困苦,年少的黄文林早早地学会了做一些简单的农活,帮助家庭分担一些劳动。
      他明白,物质通过创造才能产生,生活要靠双手才能改善。那时,黄文林暗暗立志,自己一定要好好读书,学有所成,而且无论什么事情,自己都要学着去做。
      文革期间,学校纷纷停课,但黄文林并没有停止他的学习。当时的农村少医缺药,这让从小就想学习一门技术的黄文林,萌生了当一名医生的想法。
      当时,地方医院招收了一批学员,训练他们成为农村地区的赤脚医生,黄文林就是其中之一。之后黄文林考进医学院,因为在校期间成绩优异,毕业之后被分配到湖北微生物研究所(现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工作。
      这跟他的理想有些差距,本来自己学医是想当医生给人看病,但现在每天都是跟“看不见”的微生物打交道,这让他有些失落。但在那个年代,工作不是轻易就能换的,黄文林只能一边工作一边学习,等待机会。

苦学英文,初次创业

      当时的黄文林英文水平很差,主任严肃地告诫他:如果你想在科研院所待下去,不会英文的话,将来只能在研究所扫地。这句话深深刺激了黄文林。
      当时文革刚刚结束,人心浮动,夜里总是有人来偷实验室里的动物。于是所里让黄文林在实验室值班,给他安排了一个小隔间。
小隔间只能放下一张床和一张桌子,而且紧邻动物实验室,气味难闻。但黄文林觉得好歹拥有了自己的小房间,便住了下来。
      他买来一本英文词典开始背单词,每天把单词抄下来贴在墙上,反复地背。之后的几年里,小房间的墙壁被英文单词贴满了一次又一次。
      为了练习口语,黄文林还特地来到广州参加英语口语学习班。从广州回武汉的时候,在车站遇到了一个同样要去武汉的外国人,于是他们结伴同行。回到武汉之后,工作之余,黄文林便和这个外国朋友练习口语。
      在生活中,黄文林努力学习英文,而在工作中,黄文林也在寻求突破。当时的黄文林深知自己医学知识基础薄弱,恐怕很难做深入的研究课题,决定将自己的研究转化为产品。
      于是他找到所长,申请办一个药厂。所长并没有拒绝黄文林,他让黄文林先做一份计划书给他看。经过反反复复的修改,所长最终认可了这份计划书,同意了黄文林的申请。
      黄文林向所长要了三个技术人员,两百平米的厂房,三万块的资金,他还另外招了五个临时工。五个月之后,第一批干扰素产品做了出来。办好了三证和执照,产品开始批量生产并对外销售。头几个月的时间,工厂就赚到了一百多万。

出国研学,浮浮沉沉

      首次创业成功并没有让黄文林沾沾自喜,反而让他感觉到了自身的瓶颈。为了学习更多专业知识,黄文林开始申请出国深造。
当时,黄文林被派往黄冈乡下调查蚌壳大量生病的问题,正当他在现场采样调查时,他接到了一个从武汉打来的电话。
      “如果不是这个电话,就没有现在的黄文林。”他语重心长地说。
      打电话的是研究所人事处的秦正麦,他来通知黄文林回去参加申请出国的考试。当时黄文林身在黄冈下面的一个小村庄,觉得回去太远,便想算了。
      但秦正麦坚持要他回去参加考试:“你不是一直都想出国么?不参加考试怎么出国?”于是黄文林搭了一辆摩托,颠簸了60公里的山路,赶上了第二天回武汉的汽车。
      最终黄文林通过了考试,得到了出国的名额,并且如愿被普林斯顿大学录取,踏上了赴美求学之路。
      留学时期的黄文林一门心思地想要学多点东西,遇到不懂的问题,就去问导师,导师也不为他解答太多,只是指明他去读哪些书籍。实验室里的技术人员也会详细跟他解释一些技术原理,就这样,他慢慢补足了自己想学的知识。
       学习之余,黄文林会做一些零工赚取生活费。他在酒吧做过侍应生,在靶场当过服务生,勤奋努力的黄文林,总会得到老板的认可。
      在普林斯顿大学毕业之后,黄文林来到费城医学院做助理教授,因为一些原因,工作一年之后就辞职了。因为大女儿还在普林斯顿的高中读书,失业的黄文林回到普林斯顿,在大学附近的加油站里当加油工。
      有一天,学校系主任的秘书来到加油站加油,认出了正在工作的黄文林。随后秘书将黄文林的情况告诉了他曾经的导师,于是导师让他回到实验室,一边做临时工,一边找工作。
      经过了多次面试,也收到了多份offer,最终黄文林选择了纽约高等病毒研究所的研究员职位。这一次,黄文林的职场之路格外顺风顺水。不到一年就升职为资深科学家,再过一年,黄文林被升为主管,手下管理着十几人的团队。

回国创业,初心不改

       “那个时候中国经济发展很快,创业机会多,而且我觉得中国科技实力跟美国还有一定差距,想回来为国内医学事业的发展做一些贡献。”黄文林回忆道,“当时坐飞机回国,在纽约上空,能够看到城市灯火辉煌,而在广州上空只能看到星星点点的灯光。”
       于是,2001年6月,黄文林辞去纽约高等病毒研究院资深科学家的职位,回到中山医科大学任职,并兼任深圳生物港首席科学家等职。
       2003年,SARS病毒爆发。作为分子病毒学的专家,黄文林责无旁贷地战斗在科研协作的第一线。虽然在这一过程中遇到了很多阻挠,遭受了很多委屈,但黄文林相信,“做事不是做给别人看的,而是要把事情做出来”。
       在广州创业的这些年,黄文林事无巨细地参与公司事务,包括施工图纸、施工材料,黄文林都会仔细检查——这么多年来,他早已养成了认真严谨的工作风格。
       说起回国创业的经历,黄文林表示很感谢中山大学肿瘤医院这个平台,以及中科院院士曾益新对他的帮助。曾益新可以说是黄文林创业路上的“贵人”,在这位他评价为“有大智慧,有包容心”的领导的帮助下,黄文林在事业上不断取得突破。


黄文林

●广州达博生物制品有限公司董事长兼CEO
●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国家高层次人才
●国家新药评审中心审评专家
●科技部973传染病领域咨询专家
●中国生物医药协会基因治疗学会副会长
●广州市创新创业领军人才
●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教授
●香港中文大学名誉教授


荣誉

●教育部十大优秀留学人员称号
●第十二届中国发明专利国家金奖
●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
●教育部自然科学一等奖
●中华医学奖一等奖
●广东省科学技术奖一等奖


编辑部地址:广州市黄埔区水西路12号执法综合大楼B栋208室
传真:020-82111783 Email:cydb@gdd.gov.cn   邮编:510730
系统制作与维护:广州宏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