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第00069期>>>第3版
对广州非常倾心,中以基金董事长苏格·基莱特曼: “我将带更多公司来生物岛发展”

发布者:黄埔新时代 张成 策划 曾妮   发布日期:2019/6/18 9:53:00   文章浏览数:196
  “我在广州是以色列人,在以色列我是广州人。”
  苏格·基莱特曼是一位笑容和蔼的以色列老先生,他有一连串赫赫有名的头衔——以色列前贸工部部长、前首席科学家办公室主任、广州中以生物产业投资基金董事长……
  但对于黄埔人来说,他是很多人都熟悉的“生物岛中以基金的苏格博士”。
  苏格博士除了是以色列相关领域政策的制定者和科学家外,同时也有丰富的科技投资经验,曾在以色列、韩国等地区管理多个投资基金。
  从2013年起,苏格博士开始在广州开展工作,目的在于支持并引导科技创新的生态系统,主要关注医疗健康领域。2015年底,在苏格博士的推动下,广州中以生物产业基金(GIBF)在生物岛正式设立,主要投资生命科学领域。
  据了解,GIBF基金是由广州产业基金、广药白云山集团、广州国际生物岛科技投资开发有限公司、恒运集团组成,由苏格博士为首的以色列专家团队运营。
  中以基金管理团队里有以色列人也有中国人,彼此亲密无间。团队里的中国人这样评价以色列人:“他们都特别实诚,答应了的事情就一定去做,踏踏实实地推动项目。”而以色列人是这样评价中国人的:“我们和GIBF在理念上非常一致,选择合作伙伴时,这一点是最重要的。”
  苏格博士一年之中有半年时间呆在广州。他说:“广州是一个非常好的城市,我非常热爱广州,我喜欢广州的人居环境,喜欢广州的历史传承。我在世界很多地方都工作过,广州无疑是我非常倾心的一个城市。”

  第三届官洲国际生物论坛期间,苏格博士接受了《黄埔新时代》的专访,畅谈他对广州生物医药产业发展的展望。针对国外一些企业对中国知识产权的疑虑,苏格博士十分干脆地说,“我们在这里的经历显示,公司的知识产权被保护得很好,我们很有信心”;而对于中以基金在广州下一步的工作,他更是坦诚表示,“未来一年,我们还会再带5到10个公司过来!”






对 话


“没有人可以忽视中国市场”


  黄埔新时代:您来广州国际生物岛这么多年,是这里生物医药产业发展历程的见证者,你怎么看生物岛这些年的变化?
  苏格·基莱特曼:我们来这里之后带来了一些国际公司,有些是以合资公司的形式来这里发展,现在这已经是一个被证明很成功的商业模式。我可以很骄傲地说,到目前为止带来了7家公司,他们就在生物岛上,所以我对我们的商业模式非常自信。
  现在整个生物岛上已经有200多家公司了。我们最初来到生物岛时(2013年),这里还有一半土地是待开发的空置地,如今生物岛已经是生命科学研发中心。
  黄埔新时代:您连续三年参加官洲生物论坛,今年有什么不一样的感受吗?
  苏格·基莱特曼:我说过中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市场,没人可以忽视它,而举办生物论坛是一个很好的提高中国影响力的机会,我们也从中看到了中国政府的变化。大概五六年前,政府支持政策的重点放在创新型公司身上是比较少的,现在这已经是趋势了,有很多基金进来支持研究,而且在知识产权方面的发展也做得很好,我们在不断进步。


 “公司的知识产权被保护得很好”


  黄埔新时代:您觉得该怎么做才能继续提高中以之间生物医药合作的水平?
  苏格·基莱特曼:中国市场是全球第三大的市场,再过10年估计会成为最大的市场,所以能进入这个市场是非常重要的。考虑到文化和语言等方面的障碍,所以国际公司进来的时候会担心在知识产权保护上碰到挑战,但事实上这些并不是真的。我们在这里的经历显示,公司的知识产权其实被保护得很好,在这里工作一切事情都是积极的,我们很有信心。我们已经有7个公司在这里了,未来一年我们还会有5到10个公司过来。我要再强调一下,生物岛给了我们很多支持。
  黄埔新时代:中国本土的药企研发费用比欧美药企低,这点如何改变?
  苏格·基莱特曼:很多方法可以做,但是都要从国家政策开始。多年前我为以色列制定了创新政策,怎么支撑药企研发创造,政府需要考虑如何促使企业加大研发投资。低税率和税收减免是一个长期选项,但是还需要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帮助提高企业的研发投入。像一些大的IT企业,他们的研发投入会占收入的8%到10%,而对药企来说这个比例应该更高。现在中国国内的药企研发费用有点低,当然中国也有很大的药企,但是他们在研发方面的投入还是不够,所以这是政府政策需要进一步引导的问题。


“中国医药产业还有很长的路”


  黄埔新时代:过去几年,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发展很快,获得很多投资。与互联网产业培育相比,培育生物医药产业是否更需要耐心?
  苏格·基莱特曼:IT产业跟生物医药是不同的产业,IT产品的生命周期很短,很容易暴富;相反医药产业对于生命健康非常关键,更需要耐心,所以两者是完全不同的产业。生物医药产业的培育更难,需要更多的时间,存活的机会也更小,但是我有信心这些会得到改变。IT产业方面中国已经做得很成功了,但生命科学不一样,到目前为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我想这个方向是对的,这也是我们为什么来这里的原因。
  黄埔新时代:您是风投专家,从您的角度看现在广州国际生物岛的产业配套情况如何? 
  苏格·基莱特曼:想要发展一个成功的生物医药产业区,就需要一个良好的生态系统,包括生命科学、医疗器械、制药产业等。好的生态系统要包括一个好的基地,这正是广州正在做的。过去几年我们看到这里的生态系统的各个方面其实都有了很大的进展,但是仍有很多工作没有完成,这里的临床研究还没有被整合得很好。当然这也不光是生物岛的问题,其他地方也存在类似的问题。


“让医保系统覆盖到每个人”


  黄埔新时代:凭借生物医药的发展,我们已经攻克越来越多的绝症。您认为,未来人类能够“长生不老”吗?
  苏格·基莱特曼:人应该永生吗?可能答案是否定的,我们面临的是两个问题:一个是医药费用。以美国为例,它花了无数钱在医药健康方面,GDP的6%到10%花在这里,但是还有很多人得不到合理的药物救治,这是很荒谬的。我们想要一个能负担得起的医疗系统,不仅朝所有人开放,也让他们有一个体面的医疗保健,但是现在还做不到,所以挑战并不仅在于药物的进展,而是医保系统能否覆盖到每个人,我们有责任这么做。
  我们确实在不断治愈更多的疾病,但是现在跟精神有关的疾病,老年人疾病,包括阿兹海默症等,我们对这些依然了解得不够,不知道它们为什么发生、它们的发病机制是什么,我们现在有公司在做有关大脑治疗的药物,但是距离治愈这些疾病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码上看:人类能战胜所有疾病?苏格博士这么回答


编辑部地址:广州市黄埔区水西路12号执法综合大楼B栋208室
传真:020-82111783 Email:cydb@gdd.gov.cn   邮编:510730
系统制作与维护:广州宏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