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第00071期>>>第7版
“饺”情

发布者:◎ 王国省(区作协)   发布日期:2019/6/25 10:25:00   文章浏览数:116
  北方人都喜欢吃饺子,我也不例外。
  周末带两个丫头来海伦堡小住,到了小区门口已是夜幕降临。姐妹俩喊着说饿,我问她们:想吃点什么呢?几乎是异口同声:饺子。
  我会心一笑:饮食也是遗传的一部分吧。
  记得十年前刚搬来堡里,喜欢去小区门口一家东北饺子馆。正宗手工水饺,十元就能吃得饱饱的。饺子馆是一对东北夫妇开的,普通话东北味浓郁,一天到晚笑呵呵招徕顾客。
  我每要一份饺子,漂亮热情的老板娘都会端来一碗热气腾腾的饺子汤,上面还撒了一层细碎碧绿的芫荽花儿。我美美地喝着,温暖如春。有时敦实的老板会倒一杯小烧给我,他端杯碰一下,然后看着我一饮而尽后,笑眯眯走开。
  五年前离开海伦堡,有几年不去了。不知那家饺子馆还在不在?
  我循着记忆的位置摸索去,远远地看到了“东北饺子馆”红色的霓虹招牌,一下就兴奋起来了。还会是那对夫妇吗?
  店面不大,比之前干净了许多。过了吃饭的点儿,顾客并不多,老板端起一杯酒,徐徐倒进嘴里。
  老板娘微笑着迎上来问,老板要什么馅的啊?
  芹菜肉,大葱肉,光凭名字就觉得馋。
  多少钱啊大姐?
  十块。
  咱店里十年了还没涨过价呢?
  不都是老主顾吗?大姐笑起来,眼角的鱼尾纹欢快地游动起来。
  饺子端上来了,我和两个丫头狼吞虎咽。饺子汤也很快端上来,熟悉的碧绿的芫荽花儿,荡漾着的香气——我心头不由一热。
  大哥端着酒杯过来,黝黑的脸闪着友善的光。兄弟,整一口呗。
  不了哥,开着车呢,谢谢。我婉拒。
  吃饱喝足,我去结账。老板娘盯着我看了几秒问道,老板你之前是不是也来吃过我们家的饺子啊。面熟!
  是啊嫂子,我说,想不到十年了,你们还在这儿。
  老板娘说,是啊,有啥法子,我和孩子的户口落在这里了,每年学费几万元,不干不行啊。
  我回转身,又买了几袋生饺,才在暮色中离开。
  在车上,馨忆突然说,我想起来了爸爸,小时候你常带我来这一家吃饺子呢。我最喜欢喝阿姨家的饺子汤了。
  我都忘了有没有带馨忆来过了,她居然还记得。
  回到家,妻问,你们吃完饭了吗?我中午给你们买了饺子等着下呢?
  快嘴的馨忆说,我们在门口吃了饺子,还买了一些生饺打包回来。
  小区门口的那家东北饺子馆?妻问。
  我说是。
  妻笑着说,我知道你最爱吃那一家的饺子了,中午也在那里买了不少生饺呢?
  我们相视而笑。
  夜风和着清脆的蛙鸣,从阳台上一缕缕漫过来漫过来……

编辑部地址:广州市黄埔区水西路12号执法综合大楼B栋208室
传真:020-82111783 Email:cydb@gdd.gov.cn   邮编:510730
系统制作与维护:广州宏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