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第00074期>>>第7版
手机丢了

发布者:◎ 王又锋(自由撰稿人)   发布日期:2019/7/4 9:40:00   文章浏览数:318
  从学校回到家里,仍然要面对一个学生——我7岁的儿子王守诺。只不过,他是小学生,我是初中教师。
  现在是移动互联网时代,智能手机让我们的沟通无时无地不在。领导安排活,随手一点就算交代了。手机成了世界之窗,这头是你,那头是整个世界。
  晚饭后,妻子哄二宝玩,我一边刷手机一边督促守诺做作业。
  “你磨叽了半天了,怎么还不动笔?”我问。
  “我还没构思好。”守诺一脸的为难。
  “写作业还构思个啥?赶紧写!”我不耐烦地说。
  “爸,你写作文不用构思吗?”守诺气愤地问。
  我放下手机一看,是看图作文。“那就赶紧构思!”说完又打开手机,看朋友圈里一条搞笑视频。
  突然跳出一条突发新闻,某当红男明星出轨,砸得几个微信群里顿起波澜,一开始火力集中在这个明星身上,有女同胞说着说着将打击面扩大——男人没一个好东西!自然有男同胞看不下去,反问:“请问包不包括你老爸?”两人顿时开骂。
  我正看得起劲,守诺摇着我的手臂问:“老爸,日月如梭,梭是什么啊?”
  我看着手机说:“梭啊,我也没见过,以前纺织用的,像长得直的红薯,织布时刷刷地转。”
  “其乐无穷怎么是这个其,不是骑车的骑吗?”守诺又问。
  “瞎说,怎么是骑车的骑呢?”我又气又好奇地说。
  “我没瞎说,对面的广告牌上面写着呢!”守诺不服气地反驳。
  我想起来了,守诺说的是一家山地自行车的广告。“那是广告瞎写,小孩子不学好!”
  守诺嘟嘟嘴,又问:“那观者如堵是什么意思?”
  唉,做个作业咋这么多问题!我有点不耐烦了:“王守诺,你有完没完?你们老师没教吗?还是你上课没仔细听?”
  守诺趴在桌子上呜呜地哭了,嘴里嘟囔着:“就知道看手机。”
  “给你30分钟时间,把剩下的作业做完,等会我检查!”我狠狠地说,然后坐到几步开外的沙发上抢红包,因为有个同事在报纸上发表了一篇文章。
  第二天一早起得有点晚,急吼吼送守诺去学校,又急匆匆赶到我所在的初中开会。入座后一摸,才发现忘记带手机了。
  晚上回家后,翻箱倒柜,怎么也找不到我的手机。奇了怪了,昨晚睡觉前还在呢!
  问妻子,她说没看着。搞定两个娃后,我们一起找了一晚上,仍然没找到。
  第二天,由于没有手机,一整天心里慌慌地。又找了一晚上,还是没找到。手机居然凭空消失了!
  幸好次日是周末。一大早,我又翻找了一遍,还是一无所获。这时,守诺起床了,站在一旁看着我。
  我喝口水,顺口问:“诺诺,见爸的手机没?”
  没想到,他回答:“见了。”
  我喜出望外,忙问:“在哪?”
  守诺抬起右手一指:“在那里和小鱼玩呢!”
  手机在鱼缸里!我冲过去,撸起袖子取出来,手机已经死翘翘了。
  我怒气升腾,走到守诺面前,咬牙切齿地问:“你放的?”
  他点点头。
  我手起掌飞,啪地一声,扇了他一个耳光。
  守诺眼泪横流:“爸爸,我就想让你多陪陪我,我就想在你眼睛里看到诺诺……”
  唉,我眼睛里有什么呢?是很久很久没有看着守诺的眼睛和他说话了。作为教师,与其他人相比,我还算是重视孩子教育的。

编辑部地址:广州市黄埔区水西路12号执法综合大楼B栋208室
传真:020-82111783 Email:cydb@gdd.gov.cn   邮编:510730
系统制作与维护:广州宏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