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跳到第  期  
期数搜索:
全报搜索:
 
 所在位置:首页 >> 第 959 期 第 1 版 时政 >> 一位河长的苦事乐事揪心事 责任编辑:吴立金    
 
一位河长的苦事乐事揪心事
 
    记者 钟飞兴 发布时间:2017/8/8 点击率:119
字体显示:【 】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7月25日,一辆槽罐车偷排被现场抓获

 

  8月初的一个上午,小雨。刚从区里开完会的联和街道办事处主任兼乌涌联和段河长黎信坤,拉上记者赶往乌涌边巡查。车刚走几分钟,小雨突然转为大暴雨。很快,马路积满了水,车子如船开过水面,掀起一片白色水花。
  巡河碰上这样的天气,对于黎信坤来说,已不是第一次。他让司机按既定线路走,“不碍事,还是去转转吧,说不定就碰上偷排车呢”。
  10多分钟后,车子来到科学城南翔二路临近河涌边上。黎信坤指着前方路边一个竖条孔状的水泥盖说,“偷排车就是通过明渠将污水排到河里的,十几吨污水在加压情况下,三五分钟就能搞定。”黎信坤正要拿伞下车查看排污口,雨中突然响起了雷声,出于安全考虑只好作罢。
  车子继续冒雨往前开,在一座桥中停下。透过车窗望去,暴雨后的乌涌河水一片浑黄。黎信坤向记者介绍了他的巡河经验——
  “首先是看有没有漂浮物,然后看水体颜色有没有发生变化,再看排污口有没有涌出黑色液体或者白色泡沫,如果是黑色,说明附近发生过偷排;再看河涌边上的栏杆有没有被破坏;如果遇到偷排车辆要远远跟随,耐心等待时机,随时上前拦截。”
  暴雨还在继续,车外迷茫一片。黎信坤决定到附近的佳大时代公寓避雨,向记者聊起了他和伙伴护河一年来的酸甜苦辣往事。


巡河千余公里


  乌涌联和段长近19.31公里,其中主涌从白云区南木村至科林路有16.58公里,还有一条支流从开创大道至加庄北桥长2.73公里,河涌周边分布着上千家中小企业,多达65个排污口。
  联和街自2016年10月起全面铺开“河长制”工作以来,“河长”黎信坤和他的巡河伙伴们,除了白天正常上班时间巡查,上下班前后、晚上、节假日、周末也要不定期巡查。
  黎信坤住在荔湾区,但每周约有3天住在单位。“到联和街工作一年多,绝大多数周末没休息过。”黎信坤说,上下班时,会去乌涌转一圈再到单位或回家。
  大半年下来,黎信坤已记不清巡河的次数了。区里规定街镇一级的河长每月巡河不少于两次,但实际上黎信坤远超这个频次,“不多去走走就很不放心,平常时间允许或者周末值班都会来巡河”。
  黎信坤告诉记者,如果决定巡河,需要根据河长制度要求,依规开展巡查——
  早上8:30,打开手机登陆“广州治水”APP,点击签到并用10余分钟了解治水战线前沿。
  9:00左右,来到乌涌,沿着河岸一路巡查,通过乌涌治理微信群、“广州治水”APP及时共享巡河信息,一旦发现问题,要及时联络区有关部门处理。
  11:00,结束两个小时的河涌巡查,根据河涌巡查起始点、巡查日期、天气、河道水质情况、河道范围违法违章行为情况,填写巡查工作日志。
  13:30,将当天巡河情况及相关资料转交河长制专员归档保存。随后处理街道其他工作事务,并利用剩余闲暇时间,组织街道巡河人员召开碰头会,研讨问题处置措施。
  不过,除了一般性的正常巡查,黎信坤更强调不定时巡查。“如果你的巡查时间很有规律,别人就容易掌握了。在工作八小时之外,上下班前后,特别是晚上乃至深夜,也要不定时巡查,偷排往往是趁你不在的时候发生。”
  “乌涌联和段长达近20公里,有时巡一回就往返四五次,要跑80多公里。”联和街河长制专员钟志坚告诉记者,近一年来,他在正常上班、节假日、周末不定期巡查河涌共计136次,累计巡河总长约1313公里。
  黎信坤坦言,目前巡河人员还远远不够,暂时做不到24小时全天候巡查。“接下来,我们将聘请第三方公司,加强乌涌的管养和巡查力度,构建起多层次、无缝交叉巡查网络,让偷排行为无机可乘。”


治水第一步:溯源排查


  早些年,经过整治后的乌涌科学城段水清岸绿,一度吸引不少居民以及外来游客驻足,是羊城八景之一的“科城锦绣”的组成元素。
  不过,近年有关乌涌被污染的投诉日渐增多。黎信坤告诉记者,在“河长制”全面铺开之前,乌涌的水质一度被环保部门检测为劣V类水,水体经常浑浊、发黑。“现在好很多了,已经不黑不臭了。”
  乌涌水质变差的原因在哪里?黎信坤分析认为,原因两个:一个主要是外来车辆偷排,“周边一些区排污系统远远落后于科学城,甚至没有规划排污管道。一些小企业为了节约成本,在没地方排的情况下,就往黄埔这边偷排了。”另一个是乌涌周边个别企业“误排”。黎信坤告诉记者,由于一些企业将污水管错接入雨水管,导致污废水排入了乌涌。
  在黎信坤看来,问题河涌要早治理,但不能仅仅通过清淤、调水走过场,而要找到水质变差的原因。
  今年2月,联和街成立由8人组成的乌涌溯源排查工作组,对乌涌联和段沿线疑似雨污管网混接、错接等工业企业、餐饮业进行拉网式溯源核查。
  工作组负责人朱志彬告诉记者,2月16日至今,开展溯源排查行动66次、专项执法行动3次,发现131处存在错接、漏接、混接、直排的情况,并提出了相关整改要求。目前,已有九成企业和餐饮店完成整改,为实现辖区全面彻底雨污分流奠定了基础。
  截污,不仅要管住岸上的企业和外来偷排车辆,还要截住居民生活污水。他透露,溯源工作完成后,接下来将重心放在截污和日常巡查工作。其中,由区财政投入3000万元,推进长安二期、龙伏和暹岗村截污工程项目。同时将联动各个社区对污染河涌行为重拳出击,“抓住就要狠打”。


打击偷排步步惊心


  巡河排查,遇到疑似偷排车辆,整个过程就是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处处充满着危险。
  联和街城管科负责人告诉记者,7月29日,黎信坤带队全天在科学城巡查。当巡查至科珠路时,发现两辆疑似偷排车辆。“我们停在路边观察,对方很警惕,不到两分钟就走了;接着我们远远跟随,那两辆车沿着科学大道和科珠路兜圈,两三个小时后才离开。”
  而在稍早前的7月23日和25日,科学城接连发生两起槽罐车偷排废料的违法行为,被联和街巡河工作组逮了个正着。
  在控制偷排车辆和司机的过程中,从联和街机动巡河人员钟乐荣发给记者的一段视频中可看出,控制过程步步惊心。
  7月23日下午5时20分,黎信坤带队巡查辖内安全生产和环境整治情况时,在科学城南云三路往科林路方向,发现一辆槽罐车正往下水道偷排粪水,巡查人员立马上前围截偷排车辆。
  视频中显示,为了控制车辆,钟乐荣跳上槽罐车,迅速拔掉车钥匙,同时为防止对方反抗,还把车上的工具也抢了过来。
  钟乐荣控制车辆后,涉案司机下了车,掏出手机拨打电话。钟乐荣他们还没反应过来,前面不远处一辆小车突然逆行开了过来,在槽罐车尾停下,随后下来一男一女。司机奔跑过去,迅速钻进了小车。
  这时,钟乐荣等人才回过神来,对方有接应车,他们跑到小车前头正要拦截,小车已经启动。钟乐荣等人不敢强行拦截,只好眼睁睁看着小车扬长而去。
  “从发现接应车到司机被接走,仅三四分钟。”钟乐荣说,由于当时工作组人数不占绝对优势,不敢强行拦截小车,“我们也没有执法权,最重要的是强行拦截,万一激怒对方,有可能发生撞人逃跑。”
  两天后的25日下午,联和街道办事处副主任陈锦恒带队对科学城南翔二路污染源溯源排查期间,在芳草甸路又发现一辆槽罐车正往下水道偷排。由于这次巡查人员较多,偷排车辆及人员被控制。


河长的困惑


  黎信坤告诉记者,今年以来联和街已抓获违法偷排10多宗,乌涌的水质比往年有所好转,但压力仍然很大。“每天都有可能出现偷排行为,但我们面临着人力不足、多头管理、取证难和违法成本低、执法成本高等难题。”
  偷排车辆被扣留后,交警部门只能按违停进行处罚。而对于偷排生活污水,环保部门似乎处理不了,只能对工业废水进行处罚。“巡查队员所付出的劳动和处理结果有很大的差距。偷排人员拘留几天又放出来,无形中加大了街道的压力。”
  此外,执法也面临着取证难。“偷排车辆往往是套牌的报废车,成本仅七八千元,可能人家偷排十次只有一两次被抓,也就罚款几万元,相比十来万的污水处理费,偷排违法成本还是太低。希望加大对偷排行为的打击力度,比如对偷排者追究刑责”。
  在巡河人员配置上,黎信坤透露,除了聘请第三方公司,区里还将聘请一批“民间河长”,“每个月待遇大概千元左右,发动社会的能量治理河涌,形成全民治水的氛围”。
  在黎信坤看来,“河长”虽然没有执法权,但有统筹权,河长制绝对可以干得下去。“从政一方,一定要把水治好。治水都治不好,愧对老百姓。”黎信坤表示,我区完全有条件将乌涌科学城段打造成为“河畅、水清、岸绿、景美”的河湖水生态环境,“我们有信心让乌涌成为广州最美的河涌”。

 

 

= = = 全 文 完 = = =

 
字体显示:【 】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验证码




 
同类文章导读:
· 继续攻坚克难 发挥全市发展引擎作用
· 一位河长的苦事乐事揪心事
· 迈普:争当全球生物3D打印的领头羊
· 突出重点 确保打赢维稳安保攻坚战
· 周亚伟会见企业高层
· “小候鸟”快乐过暑假
传真:020-82111783 Email:cydb@gdd.gov.cn
编辑部地址:广州市黄埔区水西路12号执法综合大楼B栋208室 邮编:510730  网址:www.gdd.gov.cn
系统制作与维护:   传真:020-82181281 E_mail:service@hony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