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跳到第  期  
期数搜索:
全报搜索:
 
 所在位置:首页 >> 第 0001 期 第 3 版 综合 >> 新增违建下降,逾三分之一村“零增长” 责任编辑:方山    
 
新增违建下降,逾三分之一村“零增长”
九龙镇掀起拆违风暴
 
    本版文 钟飞兴 发布时间:2018/10/10 点击率:120
字体显示:【 】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6月7日,拆除何棠下村违建


9月12日,拆除红卫村违建


  进入9月的九龙镇,依然闷热少雨。相比早已习惯了的自然气候,当地村民更在意另一种刚刚到来不久的“气氛”——拆违的风暴,正在九龙地区刮起!


  今年9月初,市、区两级“治违”大会之后,全区15个街镇的拆违任务量再次加码。而中新广州知识城所在的九龙镇,作为黄埔区违建量最大的区域,成为关注的焦点。
  9月12日召开的全区拆违大会明确提到,九龙镇新增加46.5万平方米(其中实拆任务26.5万平方米,三旧改造消化20万平方米),年度任务调整为83万平方米,新增任务量和年度任务量,均居全区各街镇之首。
  任务就是压力。高压态势之下,九龙镇迅速在辖区内掀起了一股拆违风暴,对违建“露头就打、出土就拆”。
  大大小小的拆违行动,每周都在九龙镇上演。
  9月第一周,九龙镇组织拆违行动5次,拆除违法建设10宗,面积10872.93平方米。
  9月21日,九龙镇牵头组织对镇龙片辖区内违法用地违法建设进行整治,拆除金坑村4宗违法建设,拆除面积957平方米。
  9月28日,伴随着数台挖掘机的巨大轰鸣声,九龙镇佛塱村26宗违法建筑被夷为平地,面积达6594平方米。
   “今时不同往日啦,这回很多人的违建房被拆,看来是混不过去了。”家住九龙镇红卫村的张伯庆幸自家没有违建,“之前看到很多人都在偷偷抢建,我们去年也想搞,但报建申请根本过不了。”
  经过一番努力,目前九龙镇的新增违建正在下降,其中有10个村已实现“零增长”,超过全镇的1/3。


违建屡禁不止,“种房”歪风蔓延


  近年来,随着知识城的开发建设,在重大项目征地、城市更新改造补偿利益驱动下,九龙镇范围的抢建违建现象严重。片区到底有多少违建房,目前仍难有确切的数字。
  与此相应,过去几年来,九龙镇特别是知识城范围,一直是拆违重点区。全区现场拆违行动多次选在九龙镇举行,以期为加快知识城建设扫清障碍。
  据统计,从2015年到2017年,九龙镇的拆违行动从44次上升到175次,增加了298%;拆除“两违”宗数从210宗,上升到778宗,增加了270%;拆除违建建筑面积从51302.35平方米,上升到190585平方米,增加了271%。仅2017年,便拆除违章建筑778宗、面积19.06万平方米。
  查违、控违、拆违的力度,不可谓不大,但违建现象仍然屡禁不止。比如,2017年6月8日全区拆违专项会议之后,未批先建问题比较突出,违规抢建的“种房”歪风仍有市场。
  日前,九龙镇有企业就反映,自去年广汕公路金坑-镇龙段扩建工作重启以来,有个别来自本地的工人不上班,请假回家抢建房子。
  村民为何顶风抢建?“种房”歪风为何屡打不绝?据了解,每平方米违法建筑,成本仅需几百元,如果侥幸躲过了拆违风暴,时间一久,拆迁时则可能多多少少能套取几千元补偿款。
  更有一些“公司化”运作的“种房”专业户与村民“利益捆绑”,哪里规划重点项目就在哪里抢建违建,形成“种房”套补黑色利益链——先由“操盘老板”出钱投资为被拆迁户加盖房屋,在获得拆迁补偿后,被拆迁户与“操盘老板”分成。
  “两违”久禁不绝,不仅有社会因素,更有干部因素。9月12日召开的全区治理违法建设违法用地工作会议指出,一些干部存在畏难情绪,没有横下一条心,形成齐抓共管的良好局面。
  “我到九龙镇金坑村实地调研,就有个别经济社社长,带头搞违建。”一名区领导指出,一些村社干部碍于人情、选票,不想管、不愿管、不敢管,甚至有个别村社干部带头搞违建,带头阻扰拆违,成为违法建设“保护伞”。部分违法当事人无视执法部门停建、拆除要求,阻扰执法,甚至暴力抗法。
  在九龙镇何棠下村,有村民直言不讳,“发现违建并不难,进入村里,哪些是违建很容易识别,关键是行动!”
  另有知情人士表示,暴露违建手段多的是,随便查不同年代的土地资源图册,比对一下卫星地图,大量的违建一目了然。况且大量的违建从开始就在投诉和城管检查中顺利抢建成功。“不告不理其实是常态,违法建设的建成更多是深层次的问题。期待相关部门能亡羊补牢,执法必严,违法必究!”


建立防控网络,精准打击违建


  当前,我区以勇当“四个走在全国前列”尖兵为己任,治违工作关系城市的发展空间和重大项目的落地,不容忽视。
  面对“两违”严峻形势,我区果断“亮剑”,将拆违作为当前乃至未来一段时期的重点工作任务来抓,下定决心要将违建这一制约城市发展的“毒瘤”、社会公害扫除干净。
  今年的违建整治,无论从性质,还是规格,以及任务要求,相比往年均有了显著变化。目前,拆违行动已在全区全面铺开,全区党员干部、政府工作人员已陆续签订不参与违建的承诺书。全区治理违法建设违法用地工作会议明确指出,治理“两违”是落实中央巡视反馈整改的政治任务,要从讲政治的高度,不讲条件、不找借口,坚决打赢治理“两违”攻坚战。
  今年的拆违行动,将比往年更猛烈更持久,范围也更广。而作为我区重要发展平台——知识城所在的九龙镇,无疑是治违工作的重中之重!
  鉴于此,今年以来,九龙镇拿出了更大精力来治违。
  早在今年3月30日,九龙镇召开镇年度拆违现场会暨严控“两违”工作推进大会,部署“两违”工作,严格落实各村(居)主体责任,以各村治安岗亭为着力点,构设查控违法用地、违法建设的“天罗地网”,全面管治新增违法建设,分类处理存量违法建设。
  9月6日,广州市治理违法建设工作电视电话会议的第二天,九龙镇立即响应,向违法建设“宣战”。当天上午,位于该镇均和村水浪社三宗违法建设,被依法拆除。
  目前,九龙镇建立了群众举报、村社“零报告”、现场巡查、视频监控、无人机巡查的“立体式”防控网络,查控两违实现全覆盖、全动员、快查处状态。
  近期,九龙大道道路两侧多个村庄的出入口,均已设点守卡,并全部安装高清摄像头无线联网视频监控。每个岗亭,均有人24小时轮岗值班。
  此外,各村居还成立了巡查“两违”护村队,每天对本村范围进行巡查,其中一项主要任务就是巡查违法运输建筑材料的货车、泵车等进村,清走违建施工工人。“要让违建材料‘进不了村、下不了地’,违法建设‘完不了工、立不住脚。’”
  除了地上24小时巡查,为提高查控违法建设工作效率,九龙镇还利用无人机低空遥感技术等高科技手段,实时动态监控,堪称一双能够发现地面隐秘违法建设的敏锐“天眼”。
  “无人机在天气较好时,飞行距离大概为5公里,飞行高度大概在500到800米左右。”九龙镇城管执法队一名负责人表示,九龙镇面积较大,共有31个村居,很多地方交通不便,车子也无法进入,所以只能用无人机航拍。“有很多偏僻的地方,包括一些楼顶、执法队员上不去的地方,通过无人机来无死角、全方位、清晰地呈现,能够大大提高工作效率。”
  该名负责人表示,九龙镇分为3个片区,每个片区仅分配5到6名执法队员,执法队伍力量相对略显薄弱,这种情况下,用无人机辅助巡查,已成为执法队员查违的“好帮手”。
  “当然了,无人机的航拍图,只是违建的证据之一。”该名负责人强调,单凭一张航拍图,并不能单独证明是否违建,接下来还需要证明涉案房屋究竟是否有证,是否有历史遗留原因客观存在,是否严重违反城乡规划等等。
  据介绍,各片区执法队每周组织开展3-5次拆违行动,做到发现一宗,查处一宗,拆除一宗。同时成立了九龙镇(中新广州知识城)拆违攻坚队,积极协调区有关部门,针对重点目标、重点区域、重点对象实施精准打击。


打破“保护伞”,保障拆违公平


  村口实时严防死守,天上又有“天眼”巡查,外加不断曝光的违建拆除案例,使得九龙镇不少村民谈起违建已颇为谨慎,生怕引火烧身。
  也不乏一些不忌讳者。“要拆就先拆村干部的!”在九龙镇枫下村,一位陈姓村民高声说,“先拆他们的,再拆咱老百姓的。一碗水端平,我们就没意见。”
  另有村民表示,现在有些违建,先由村干部定性决定是否违建,然后再交由城管执法。“要拆哪些违建,由村干部说了算。这样搞法,村干部自家的,以及和他有关系的,也就绕开了,这哪有公平可言?”
  常言道,不患寡而患不均。对于拆违中的公平问题,全区治理违法建设违法用地工作会议强调,要把“两违”治理与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结合起来,坚决打击黑恶势力“保护伞”。对涉黑的“两违”先行拆、重点拆,打出重拳、抓出典型。纪检监察机关要敢于亮剑,深挖细查,对党员干部参与的,揪出内鬼、坚决开刀,打破“保护伞”,撕开“关系网”。
  9月6日上午,在九龙镇均和村拆除的三宗违法建筑中,有一宗就是村干部亲戚所建。据了解,该违法建设以“拆旧建新”为借口,并没有完成报建手续。了解情况后,九龙镇政府当即决定拆除。
  据了解,我区将借鉴浙江杭州、慈溪等地的“两违”治理经验。比如杭州的“五类人先拆”:公务员、村长、书记、村委干部、村干部亲朋好友有违建的,首先拆除,最后才拆普通老百姓的违建。再如慈溪的“六先拆”:党政机关、国有企业和党员干部先拆,存在安全隐患的先拆,造成恶劣影响的先拆,群众反映强烈、有举报信的先拆,影响重点工程建设的先拆,违法面积特别大影响大的先拆。
  无论是涉黑违建重点拆,还是浙江等地的“五类人先拆”、“六先拆”,不少村民均表示了高度的认同。


堵疏结合,满足合理建房需求


  不少村民提到,村民合理的自建房诉求,长期得不到解决,“家里确实有建房需求,但又报批无门,希望能够畅通合理建房渠道。”
  对此问题,全区治理违法建设违法用地工作会议给予了关切。会议指出,违建屡禁不止的一个原因,就与部分村民对自建房有刚性需求,却长期得不到疏导有直接关系。
  据了解,我区拟在九龙镇选几条控违比较好的村做试点,划出一片地用于有需求的村民建房,原有的宅基地保留,可用于村庄配套设施建设。
  另外,为引导九龙镇村民合理建房,在原《萝岗区九龙镇农村村民住宅规划建设管理办法(试行)》基础上修订而成的《广州市黄埔区乡村建设规划许可证实施细则》(下称《实施细则》),不日将公布实施。
  《实施细则》对村民自建房的基底面积、建筑高度、建筑间距等做了明确界定。其中规定新建、拆建、改建非公寓式住宅每户建筑基底面积控制在80平方米以内,建筑面积控制在280平方米以内,建筑层数不超过3层半,且建筑高度不大于11米;新规划村民住宅,主要朝向的建筑间距应不小于6米。
  《实施细则》规定,现状村民住宅改建、扩建,不得影响邻屋安全,临路方向退缩建筑间距不少于2米(以道路中心线为基准),其他方向退缩建筑间距不少于 0.6米(以用地边界为基准,建设联排式住宅的除外)。同时禁止削坡建房及在地质灾害易发区建房。
  《实施细则》还规定,一户只能申请一处符合规定建筑面积及用地限额的农村村民住宅用地;政策鼓励建设公寓式住宅:在每户总建筑面积控制在 280平方米以内的前提下,每户村民可以选择1套或者多套公寓式住宅。
  不少村民对《实施细则》表示认可,认为这样既可以满足建房刚性需求,也能更有效地防止违建的产生。
本版文  钟飞兴

 

= = = 全 文 完 = = =

 
字体显示:【 】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验证码




 
同类文章导读:
· 新增违建下降,逾三分之一村“零增长”
传真:020-82111783 Email:cydb@gdd.gov.cn
编辑部地址:广州市黄埔区水西路12号执法综合大楼B栋208室 邮编:510730
系统制作与维护:   传真:020-82181281 E_mail:service@honya.cn